王蕴瑞

开国少将王蕴瑞将军
加入收藏已收藏

开国少将王蕴瑞将军
出生日期:
1910年
去世日期:
1989年3月30日
编撰用户:
赵马非马
最近更新:
2020-03-06
人物热度:
3721 次关注

人物介绍

王蕴瑞(1910-1989)原名王永瑞。河北巨鹿人。起义的旧军官出身,解放军中40余年的著名参谋长,先后辅佐过粟裕、陈再道、陈锡联、杨成武、陈赓、邓华、杨得志、杨勇、许世友等名将。1955年在志愿军参谋长任上授少将军衔。

概要

1910年出生于河北省巨鹿县一贫农家庭, 7岁入学堂读书,一直到高小毕业。1926年入天津陆军模范团当兵, 参加冯玉祥的军队,北伐战争后,一度病休回乡。后编入国民党第二十六路军孙连仲部,参加对中央苏区的围剿,1931年12月参加季振同领导的宁都起义,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在红五军团第十四军军部任参谋。

  1932年2月,红三军团和五军团混编,随部调归红3军团,1932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时在建黎泰警备司令部任参谋。1933年1月任红十一军第十九师作战科科长,10月任红七军团司令部作战科科长。参加东方军入闽作战,第五次反围剿开始后,随部仓促从闽北撤回,参加浒湾战斗。战斗失利后,随军团转战清流、归化、沙田等地。在奔袭永安县城的战斗中,王蕴瑞建议寻淮洲、粟裕等军团领导,采用坑道爆破的方式攻城,一举将城墙炸开一个大缺口,攻占了永安县城。在江山战斗中,他肺部被敌人子弹打穿,血流不止,但他坚决不下火线,身带重伤继续指挥战斗,1934年7月,中共中央命令红7军团组成北上抗日先遣队,向闽浙皖赣进军,执行牵制任务,王蕴瑞升任19师57团团长,他率部攻克大田、樟湖,进攻福州失利,袭占罗源城,歼敌一千余人,被中央军委授予二级红星奖章。7月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成立,任第三师师长,1934年11月,红7军团与红10军合编为红10军团,王蕴瑞升任3师师长。红10军团在谭家桥一战中被王耀武的补充旅打垮后,王蕴瑞随粟裕率部突围。1935年1月,粟裕将所部编为挺进师,粟裕慧眼识英才,任命王蕴瑞为挺进师参谋长,这是王蕴瑞第一次担任参谋长。王蕴瑞协助粟裕开辟浙西南游击根据地,几进几出浙闽边,并在战斗中负重伤。1935年9月,国民党军向浙西南根据地进剿,粟裕率主力跳出包围圈,王蕴瑞率少数部队在根据地坚持斗争。因粟裕部一直被敌5个团追堵,王蕴瑞率部与敌几十个团浴血奋战,终因寡不敌众,部队打光了,王蕴瑞突围后辗转回到河北老家,与党组织失去联系。

  1937年末,八路军东进纵队来到冀南,王蕴瑞找到部队,说明了身份,被任命为东进纵队训练科长。1938年,任冀南军区司令部参谋处长。1942年,他升任军区参谋长,当时司令员是宋任穷,这是王蕴瑞第二次担任参谋长,在此期间,他经历了残酷的反扫荡斗争。 1944年整风运动中,他被怀疑有托派嫌疑。

  1946年1月,王蕴瑞作为中共代表,参加在石家庄与国民党的谈判。1946年6月,他升任晋冀鲁豫野战军2纵参谋长,司令员是陈再道,这是王蕴瑞第叁次担任参谋长,他参与指挥了钜金鱼、定陶、鲁西南战役,指挥镇定,处置果断,对全歼敌整3师、66师起了重要作用。他在淮海战役中,协助陈再道出色完成 了围歼黄维兵团和阻击李延年兵团的任务,被陈再道誉为“难得的参谋长”。

  1949年1月,王蕴瑞到3兵团任副参谋长,代行参谋长职责,他协助兵团兵团司令员陈锡联指挥了渡江战役和解放大西南战役。这是他第四次担任参谋长。王蕴瑞第五次担任参谋长是在1950年,名将王近山担任川东军区司令员,王毓瑞担任了王近山的参谋长,协助王近山剿灭土匪10万人。王毓瑞的才干引起另一位名将杨成武的关注。1951年,杨成武率20兵团入朝,他以“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为由,调王蕴瑞第六次担任参谋长:出任20兵团参谋长。就在王蕴瑞即将上任之际,这件事让已入朝作战的3兵团司令员陈赓知道了,陈赓找到周总理,硬是将王蕴瑞改任为3兵团参谋长。王蕴瑞在第七次担任参谋长期间,先后协助陈赓、王近山指挥了第五次战役和上甘岭战役。

  在第五次战役后期,他明知第60军180师处境危险,但他限于参谋长的职责,只有三次建议权,不能打乱主官的决心,而没有临机处置,后来每次回忆,他都长叹自责。他的战役总结道:“我们兵团在这次战役执行中的指挥上有一连串的严重错误:第一阶段用兵过多,由于部队拥挤造成战场混乱,增大伤亡;第二阶段错误更多更严重,违背志愿军司令部命令,擅自将60军主力181师、179师由春川西调到春川东北地区使用,正面助攻力量过于薄弱,这是一错;60军主力虽已东调,仍可机动使用,或用于正面补救的,但是又迅速在寒溪地区投入战斗,这是两错。即使如此,还有39军两个师在春川以东地区尚可补救,但是过早地在20日将该军撤走,这样就造成一大空隙,为敌所乘,同时180师也因之而更加突出和孤立。这个缺口是一而再,再而三,一连串错误所铸成的。”他又说,“造成以上的原因是爱面子的虚荣心,想打好出国第一仗,想一鸣惊人,把国内战争的老办法机械地搬到朝鲜战场上来,特别强调以强大的突击力量投入战斗,同时把强大的突击力量认为是人力,不把战术技术特别是火力包括在内,事实上成了蜂拥而上的人海战术,造成了部队惊人的伤亡。”他还说,“这些血的教训是痛苦的教训,应该很好深刻总结……得出结论,教育我们自己和全体干部。”

  1953年起,王蕴瑞第八次担任参谋长的职务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参谋长,先后协助过叁位志愿军司令员──邓华、杨得志、杨勇。至此,王蕴瑞给我军著名的“叁陈”和“叁杨”都当过参谋长。在朝鲜,他还参与指挥了金城战役,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二级国旗勋章各一枚。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61年1月,王蕴瑞任第二野战军战史编辑室主任,为整理撰写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光辉历史呕心沥血。1962年5月,调任南京军区任许世友司令员的参谋长。积极协助军区领导组织野营训练,组织全区部队开展大练兵、大比武,为和平时期军队建设提供了可贵的经验,受到了毛泽东和叶剑英的高度评价。据南京军区的参谋回忆, 王蕴瑞政策水平、业务能力都很突出,会写会讲会办事,尤以才思敏捷见长。每当许司令交代了任务,王参谋长感到不尽妥当、难办时,通常是“迂回”一下。他知道许司令的脾气,当面顶肯定挨训,但不像有的人不管领导讲的对不对,都拍着大腿叫好,讲一通“完全正确”、“坚决照办”之类的话。他既不“顶上”,也不“打顺风旗”,总是说,我们回去研究研究怎么落实。
流放

  1969年军委突然下达一号战备命令,全国干部大疏散,王蕴瑞也被流放广东军区达五年之久。1973年12月,王蕴瑞被任命为军事科学院副院长兼办公室主任,学院没有参谋长,这主任还是参谋长的角色;1975年8月至1983年4月,任军事科学院顾问。离休后,虽年事已高,身体多病,但仍不辞辛劳,继续为恢复发展军事科学和人民军队建设而努力工作。1988年专门给老同志授勋,他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89年3月30日,王蕴瑞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终年79岁,骨灰安放在八宝山公墓。

  “参谋长这官儿,不是出头露面的官儿。上有‘主管’,下有处科长参谋人员。对下要调动部属的积极性,对上要把部属的智慧集中反映出来,为‘主管’参参谋谋,‘主管’采纳了,成功了,随之而来的可能就是勋章与鲜花。你当然地要请‘主管’走在前面;勋章、鲜花多了,那么,你就要毫不犹豫地退到旁边,让你的部属走到前面。因为你的主意往往离不开参谋们的参谋;即使是你自己的主意,也不过是主意而已,形成方案还要靠他们,更不用说行动了。出主意的人不能也不该忘记实施你主意的人……”“你的参参谋谋,主管采纳了,而未成功。随之而来的可能是批评、谴责甚至惩罚。作为参谋之长,当然地要大步迎上前去。上不可怨领导,下更不能推给部属,承担的只能是你自己。至于你的参议,‘主管’不予采纳,也属正常,就象日月经天、江河入地一样正常。‘主管’自有‘主管’的决心,不可能设想一个参谋人员桩桩件件都替代‘主管’……” ------王蕴瑞语录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