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丕

魏文帝曹丕
加入收藏已收藏

魏文帝曹丕
出生日期:
187年
去世日期:
226年
编撰用户:
赵马非马
最近更新:
2020-04-15
人物热度:
6251 次关注

人物介绍

三国时期著名的文学家。魏国的开国皇帝,公元220-226年在位。庙号世祖(魏世祖),谥号文皇帝(魏文帝)。字子桓。沛国谯县(今安徽省亳州市)人。曹操次子。

概要

曹丕是曹操的次子,母亲是卞夫人。曹丕的青少年时代,正是东汉王朝迅速走向没落、群雄角逐、军阀割据的时期。曹丕4岁就开始学骑马射箭,跟着父亲南征北战,过着戎马生活。公元197年,曹操遭到张绣的围攻,勇将典韦战死,长子曹昂和侄子曹安民被射死,年仅10岁的曹丕乘马逃走,这时的曹丕已经是一个善于骑射的英武少年了。

这个时期,曹操以汉丞相的名义四处征战,剪灭群雄。在消除异己的过程中,曹操的势力迅速发展,成了中原地区事实上的霸主。战争不仅增长了曹丕的文韬武略,也培养了他政治上的野心。

公元208年赤壁之战以后,曹操和刘备、孙权逐渐形成了三分天下的局面,东汉政权已经名存实亡了。公元213年,曹操被封为魏公、加九锡,随后又被封为魏王,以丞相领冀州牧,处理朝廷的一切政务,与皇帝只是名义上的不同。这时,不少官吏都劝曹操自立为帝,但曹操出于政治上的考虑,没有这样做,他把改朝换代的使命交给了自己的后代。

在这种情况下,立谁为王太子,也就是基业的继承人,当然是很重要的问题了。曹操共有25个儿子,长子曹昂在南征张绣时战死在宛城,曹丕就是最大的了。因为曹丕是曹操立的王后卞夫人所生的4个儿子中的长子,按照嫡长子继承的传统,因此曹丕在争立王太子的过程中具有最为优越的条件。公元211年,曹丕被封为五官中郎将和副丞相,按说将他立为王太子是极其自然的,但实际上,曹丕面对的不仅是有着雄才大略的父亲,还有几位才识卓越的兄弟,因此,太子的桂冠还不是很轻易就会落在他的头上的。

最早对曹丕形成威胁的是他同父异母的小弟曹冲。曹冲聪慧过人,在五、六岁时就有成年人的见识和智慧了,例如著名的曹冲称象。曹冲自小表现的才智,使曹操很高兴。当时刑法严峻,不少人犯了小过而被处死,曹冲见到犯罪受刑的人,就前去探询,了解是否有冤情。对于平时勤勉而因某一过失触犯刑律的将吏,曹冲常替他们向曹操说情,请求宽刑。因此曹操常对群臣称赞曹冲,说他才识明达,又有仁爱之心,加上一表人才,曹操就有让曹冲继承事业的念头。可惜,曹冲在公元208 年得病去世,只有13岁。曹操十分悲痛,曹丕劝曹操不要过于悲伤,曹操说曹冲的死对自己是不幸,但对曹丕兄弟是大幸。因此曹丕在当了皇帝后还说,假如曹冲在世,自己也不会有天下。

在立王太子问题上,最让曹丕担心的是同母的弟弟曹植。曹植和曹丕一样,也是能文能武、胸怀大志的人物,他才思敏捷,比曹丕有过之而无不及。公元210年,曹操在邺城筑铜雀台,率领他的儿子登上高台,命令他们各自作赋。曹植只有19岁,一挥而就,文词通达,曹操很是惊讶于他的才华。曹植平时生活简朴、不崇尚华丽,每当曹操询问他军国大事,他都能应声而答,因此受到曹操的宠爱。当时,杨修、丁仪、贾逵、王凌都向曹操进言,劝他立曹植为王太子。

曹丕见曹植及他的同党如此活动,也不敢懈怠,与一帮亲信官吏积极谋划。早在公元211年,曹丕被封为五官中郎将时,他就开始培植自己的势力,一时他的府前宾客如云。曹植虽然文才优于曹丕,但在政治斗争方面却不是曹丕的对手,论筹谋夺权、治理国家,曹丕更是胜曹植一筹,因此,朝廷中有许多官吏已有心依附在曹丕门下。曹丕看中、团结的是那些善于政治策略且在朝中掌握实权的官僚人士,这与支持曹植的多是些文人学士是不同的。支持曹丕的有贾诩、崔琰、吴质、恒楷、卫臻等,他们根据《春秋》立嫡以长之义,力主立曹丕为魏太子。

面对曹植争立的威胁,曹丕问深有谋略的太中大夫贾诩,如何才能巩固他的地位。贾诩告诉他要宽厚仁德,奉行仁人志士简朴勤勉的精神,朝夕兢兢业业,不要违背做长子的规矩。曹丕听了他的话,时时注意修养,不断提高,使曹操对他的看法越来越好。而曹植正相反,任性而行饮酒无度,行为不检点,又不注意掩饰,多次犯了曹操的禁忌。有一次,曹植乘车行驰,私自打开中门而出,这是违反禁令的,曹操知道后很生气,下令将赶车的官吏处死,并严禁他的儿子们违犯制度。曹操说:“最初我认为子建(曹植)是儿子中最可以定大事的,自从中门私开后,使我对他另眼相看了。”有一次,曹操登高台,看到曹植的妻子穿的很华丽,就以违反服饰制度的理由将她赐死了。

曹植越来越失宠了,但曹操仍然认为曹植是他的儿子中最有才华的,作为善于选拔人才并且深知人才对于事业成败重要性的曹操,在立太子的问题上仍然是举棋不定。一天,曹操屏退左右,就立太子一事单独征询贾诩的意见,贾诩只是微笑,并不回答。曹操问他为什么不回答,他说:“我正考虑袁本初、刘景升父子的事呢。 ”曹操大笑,于是立太子的事就在心中决定下来了。袁本初是袁绍,刘景升就是刘表,二人都是废长立幼,造成内乱,最终被曹操兼并。贾诩没有明说,但实际上是在提醒曹操,不要步他们的后尘。这正好触及曹操的心事,如何使自己开创的基业传续下去,并且长治久安,这是曹操最关心的。

公元217年,曹丕终于被立为魏王太子,当时他31岁。曹丕知道后欣喜若狂,他情不自禁的抱住丞相长史辛毗的脖子说:“辛君知道我有多高兴吗!”的确,这是他将来登上皇位的关键一步。

公元220年,曹操的头疼宿疾又犯了,不久就在洛阳病逝。朝中文武百官一面派人向魏太子曹丕报丧,一面将曹操装殓入椁,这时御史大夫华歆赶来了,他是带着汉献帝封曹丕为丞相、魏王、领冀州牧的诏书来的。有了皇帝的诏书,文武百官在一天内将继位的仪式筹备齐全,扶曹丕继承了曹操的位置。

曹丕任魏王兼丞相、领冀州牧以后,成了汉王朝的实际统治者。曹丕上任之初,就提拔在拥立他登上王位过程中出了力的官吏。他首先将贾诩提升为太尉,华歆为相国,王郎为御史大夫,把大权掌握在自己一党的手中。鉴于汉末宦官乱政的教训,决定宦人不能作官,只能做跑腿服侍的杂役。

为了广泛培植势力,曹丕听从了吏部尚书陈群的建议,创立了九品中正制。九品中正制是对汉代实行的州郡察举选官的改革,即州设立大中正,郡设立小中正,以贤能有识鉴的人来担任,由他们品评本郡的人才,定出高下,分为九品,送入吏部,任命为官。九品中正制本来是要按才能品评选拔人物,最初也的确选拔了一些人才,在当时是起过作用的;但后来却演变成由中正来决定人才的高下,而中正又都是由本州郡的世家名门贵族官僚来担任,因而所定为上品的人,无非都是世族名门。这种制度,为形成后来的门阀政治起了重要作用。

为了建立功名,曹丕在继位当年六月兴兵南征,想让臣民知道新的魏王也是一位抱负宏伟、能治国将兵的大才。八月,曹丕率领大军浩浩荡荡来到亳县。孙权听到报告,连忙派使者向曹丕奉上古玩珍宝,求和结好。这使曹丕很高兴,他不必打仗就在臣民面前树立了威信。这时,刘备手下的大将孟达领着部众来投降。曹丕继位不到半年,在与孙、刘对抗中占据上风,高兴之极。

随着权位的巩固和威望的增加,使曹丕取汉代立的欲望越来越强。他一边总揽朝政,一边为代汉做准备。于是,社会上出现了许多象征改朝换代的征兆。三月,亳县出现黄龙,四月,饶安说出现白色山鸡,八月,石邑又说凤凰群集。

公元220年十月,在改朝换代的汹汹舆论下,当了几十年傀儡的汉献帝在众臣的威逼下,起草了禅让诏书,派大臣持节奉玺禅位曹丕。曹丕见到玺绶和册告,也假意谦让一番,然后举行了禅让典礼,正式登基称帝,改国号为魏,这时,他34岁。

曹丕虽然在权力斗争中接连获胜,但他没有忘记给自己带来威胁的兄弟。尤其是曹植,素有才名,身边又有一帮文人推波助澜,实在是一个心腹大患。丁仪曾积极帮助曹植争夺太子位,也多次在曹操面前称赞曹植,他与曹植一起饮酒作赋,交往很密切。因此,曹丕一当上魏王,就将丁仪关进监狱。曹植托与曹丕关系密切的夏侯尚说情,但曹丕还是把他杀了,并且杀尽了他家族中的男人。

接着,曹丕又分遣兄弟们回自己的封地。曹彰自以为先王在世时,他攻城掠地、多受重用,希望能得到曹丕的任用,但曹丕考虑到他手握兵权,对自己是一大威胁,因此也让他回去。曹彰见他贴面无情,十分不高兴,不等他下令,就交出自己的军权,回自己的封地去了。曹植更是惶恐,他知道自己过去对这位兄长多有冒犯,现在密友被斩,弄不好自己也会成为曹丕泄愤的牺牲品,更不敢有任何违逆的表示,在请求祭告先王被拒绝后,只好悲悲切切地离开京城,去当他的临淄侯了。

曹丕为了显示新朝的福祉,提拔了许多功臣元勋,封赏了大量官衔爵位,因此对他的兄弟也不能不有所表示。公元221年,曹丕将他的兄弟都由侯爵晋封为公爵,只有曹植没有晋封。原来曹植回到封地,没有朋友,监管官吏严厉,他感到郁闷,于是就借酒浇愁,醉后不能自已,被监管者上告。曹丕将曹植捉到京师,要治他的罪,但被母亲卞太后哭求后改变了主意。华歆劝曹丕除掉曹植,免为后患,曹丕就让曹植在七步内以兄弟为题作诗,作出就免死,否则从重治罪。曹植在七步内作出 “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诗句,曹丕听后,动了骨肉之情,黯然泪下。卞太后从殿后走出,责问他为什么对弟弟如此相逼,曹丕说是国法如此,因此贬曹植为安乡侯。曹植借着母亲的庇护和自己超凡的文才逃过了这次危机。

曹丕为了削弱弟弟的力量,对他们多方限制,处处防范。公元222年,他立皇子曹睿为平原王,同时将弟弟们也晋升为王。然而,这些王都是只有虚名而无实地,每个王国拨给100个老兵守卫,不准他们聚会,狩猎不准超过300里,又设置官员监视他们,形同软禁,使他们在封地内连老百姓都不如。监视的官员几乎天天打小报告,使曹氏兄弟人人自危,不敢有违逆的活动。北海王曹衮为人谨慎小心,平时钻研儒学经典,不参与任何活动。负责监督他的官员上表称赞他行为端正,他听到后很害怕,说官员们是帮倒忙,担心曹丕会对付他。

任城王曹彰的遭遇是很惨的。他刚毅威猛、武艺过人,并且熟知兵法,连曹操在打仗时也问他如何行军布阵。他曾经降伏猛虎,力拉大象,搬起千斤铜钟。正因为他骁勇善战,曹丕才很嫉恨,他怕这位弟弟万一不听号令,起兵谋反,造成大乱,因此就决定除掉他。公元223年,曹彰进京朝见,曹丕与他在卞太后宫中下欺,边下边吃枣。曹丕早令人在一部分枣中下毒,自己挑没毒的吃,曹彰不知道,随便拿着吃,因此中了毒。卞太后到处找水,但所有瓶罐都被曹丕事先打碎或藏起,卞太后急着光着脚跑到井边,但无法打水,就这样,眼看着曹彰被毒死。曹丕本来打算再害死曹植,卞太后气愤地斥责他:“你已经杀了我的任城王,不许你再杀我的东阿王(曹植当时封东阿王)!”也许是太后的话起了作用,也许是曹植只是文人,没有兵权,表现又比较温顺,曹丕放过了他。

曹氏诸王的封地和景况如此可怜,但曹丕还是害怕日后尾大不掉,临终前他改封诸王为县王,封地由一个郡缩小为一个县,而且只是摆摆样子而已。曹丕分封他的弟弟不是为了保卫中央,而是为了防止争权,这个目的达到了。曹魏政权始终没有外藩强盛、欺凌中央的局面,但也造成了皇室孤立无援的弊病,使日后司马懿父子能够比较容易地篡夺曹氏的大权。

三、三国争雄 文坛留名
曹丕在文学上的造诣是有口皆碑的。在父亲的影响下,曹丕和弟弟曹植从青少年时期就有很高的文学造诣,以后长期同集合在曹氏政权周围的孔融、王粲、陈琳、刘桢、徐干、杨修、邯郸淳等才华横溢的文人在一起,是如鱼得水,诗文大有长进。
曹操连年在外征伐,常以曹丕留守邺城。曹丕在公务之余,与文友饮宴歌舞,赋诗唱和,隐隐领导邺城文坛。公元211年,曹丕被封诶五官中郎将后,文学名士之间往来尤其密切。五官将府一时宾客如云,名流如鲫。除孔融被曹操杀死外,曹丕与“建安七子”中的王粲、陈琳等经常在一起,赋诗作文,唱和酬答,欣赏奇文,相析释义。公元217年冬天,瘟疫流行,徐干、陈琳等四人先后去世。文友作古,曹丕不胜悲痛,他写信给吴质说:“徐、陈、应、刘一时俱逝,痛何可言邪!”
这年冬天,曹丕著述的《典论》脱稿了。在《典论》的“论文”一篇中,曹丕对亡友的文学成就和诗文特色做了公正的评说。他结合自己的创作体会和亡友的诗作特点,提出“文以气为主”的论点,在文学理论上作出了重要建树。他提出四科八类的文章分类,各种文体都有自己的体裁特点。同时,在文章中他反对“文人相轻 ”、“贵远贱近”的倾向,提倡“审己以度人”。最后,曹丕意气昂然地指出“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把文学的地位和价值提到了一个高度。
除了诗文,曹丕对于治国之术也是颇为精通的,做到了知人善用。公元221年,曹丕提升辽东郡守公孙恭为车骑将军,使这个鞭长莫及的地区得以保持稳定。他又命张既为凉州刺史,去平息当地胡人的反抗。他重新开通了与西域的联系,密切了与西域民族的关系,巩固了魏王朝的统治。
在三国争雄中,曹丕没有太多佳绩。公元221年,刘备在成都称帝,鼎立三方中已经有两家亮出了旗号,只剩下孙吴一家了。刘备当了皇帝后,起兵攻打孙权,为他的盟弟关羽报仇。在刘备大军压境的严峻形势下,孙权派遣使者面见曹丕,向曹丕称臣,奏章言辞恭敬卑微。文武百官一齐道贺,曹丕也沾沾自喜,只有刘晔说应该乘此机会出兵伐吴,孙权灭亡后,蜀国势单力孤,必定难以久存。曹丕不以为然,说别人投降,我们若翻脸,恐怕会阻塞天下英雄的归降之心,何况两败俱伤对魏国更有利。最终,曹丕接受了孙权的降表,并派太常邢贞前往武昌,封孙权为吴王,加九锡。
曹丕听说进攻孙权的蜀军用树木做栅栏,连营700多里,于是说蜀军犯了兵家大忌,必败无疑。果然,不久,陆汛火烧连营,大败蜀军,刘备退入白帝城。曹丕要求孙权把儿子送来做人质,孙权总是找借口推托。曹丕不禁大怒,于是想乘吴蜀刚刚大战完毕,吴军疲惫的时候出兵伐吴。刘晔说讨伐机会已经过去了,曹丕不听,仍然派遣大军南征。
曹丕大军于十月抵达广陵。江岸上,魏国军队十几万,绵延数百里,锦旗招展,十分壮观。然而东吴戒备森严,无隙无乘,加上刘备已死,诸葛亮怕东吴被魏打败后,蜀国独木难支,因此派邓芝出使吴国,双方重新和好,解除了东吴的后顾之忧。而当时天气寒冷,水道冰封,船舰不能入江,曹丕只得下令班师。东吴将领孙邵派部将高寿率领敢死队500人在曹丕归途隘路上,突袭曹丕的御营,夺得了曹丕的备用御车就离去了。曹丕生前最后一次征伐就这样结束了。
公元226年正月,南征归来的曹丕返回许昌。这次讨伐,无功而返,而且在班师时遭到袭击,因此曹丕的心情很沉重。刚到许昌程,城南门且平白无故地崩塌了。曹丕大吃一惊,脸色煞白,命令车驾转向洛阳。
刚到洛阳,曹丕就病倒了。他下令立曹睿为太子,并为他选择辅政大臣。他选择了中军大将军曹真、镇军大将军陈群、征东大将军曹休、抚军大将军司马懿,让他们辅佐太子。他忘记了曹操的嘱咐“司马懿鹰视狼顾,不可付以军权,久必为国家大祸”,为曹氏子孙留下了祸患。
公元226年五月,曹魏开国皇帝曹丕在洛阳嘉福殿病逝,在位7年,终年40岁,葬于首阳陵,谥为“文帝”。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