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括

赵衰的儿子,赵盾、赵同的弟弟赵括/屏括、屏季
加入收藏已收藏

出生日期:
去世日期:
前583年
编撰用户:
赵马非马
最近更新:
2019-11-08
人物热度:
8 次关注

人物介绍

赵括(?-前583年),嬴姓,赵氏,名括,因被封在屏,以邑为氏,别为屏氏,又被称为屏括、屏季,是赵衰的儿子,赵盾、赵同的弟弟,赵婴齐的哥哥,母为晋文公爱女赵姬。晋景公时,赵括为新中军佐。

概要

赵括(?-前583年),嬴姓,赵氏,名括,因被封在屏,以邑为氏,别为屏氏,又被称为屏括、屏季,是赵衰的儿子,赵盾、赵同的弟弟,赵婴齐的哥哥,母为晋文公爱女赵姬。晋景公时,赵括为新中军佐。

赵括是赵衰与赵姬所生的儿子。赵盾被接回晋国后,赵姬认为赵盾有才,请求让赵盾作为嫡子,而自己所生的三个儿子都居于赵盾之下。

前607年,刚即位的晋成公把官职和田地授予卿的嫡长子,让他们做公族大夫,让卿的其他嫡子担任余子这个官,让卿的庶子担任公行这个官。赵盾请求让赵括担任公族大夫,说:“他是君姬氏的爱子。如果没有君姬氏,那么下臣就是狄人了。”晋成公答应了。冬季,赵盾担任余子这个官掌管旄车之族,让赵括统帅赵氏旧族,做公族大夫。

前597年,楚庄王率军围困郑国,晋军救郑,赵括担任中军大夫。到达黄河后,传来了郑国已与楚国讲和的消息,中军将荀林父打算回去,上军将士会支持他的意见,中军佐先縠执意出战,带领自己所属的军队渡过黄河,晋军不得不全军渡河。

晋军过河后,内部意见依然不一,先縠坚持一战,下军佐栾书据理力陈不可出战。赵括、赵同说:“领兵而来,就是为了寻找敌人,战胜敌人,得到属国,还在等待什么呢?一定要听从先縠的话。”下军大夫荀首认为赵同和赵括的主意是自取祸乱之道。

楚国的少宰到晋军中去,说:“我国的君主年轻时就遭到忧患,不善于辞令。听到两位先君成王和穆王来往于这条道路上,就是打算教导和安定郑国,岂敢得罪晋国?诸位不要待得太久了。”士会说:“以前周平王命令我们的先君晋文侯说:‘和郑国共同辅佐周王室,不要废弃天子的命令。’现在郑国不遵循天子的命令,我国的君主派下臣们质问郑国,岂敢劳动楚国官吏来迎送?恭敬地拜谢君王的命令。”先縠认为这是奉承楚国,派赵括跟上去更正说:“我们临时行人的说法不恰当。我国的君主要求臣下们把楚国赶出郑国,说:‘不要躲避敌人。’臣下们没有地方可以逃避命令。”

六月,晋军和楚军在邲作战,晋军大败。

晋升
前588年六月十七日,赵括参与晋齐鞌之战,次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晋国为奖赏有功人士,扩编为六军,赵括为卿,任新中军佐。

逐弟
前586年,因为赵婴齐与侄媳赵庄姬私通,赵同、赵括将他放逐到齐国。赵婴齐说:“有我在,所以栾氏不敢作乱。我逃亡,两位兄长恐怕就有忧患了。人们各有所能,各有所不能,赦免我又有什么坏处?”赵同、赵括不听。

救郑
前585年,因为郑国的背叛,楚国令尹子重率兵讨伐,晋国的中军将栾书救援郑国,与楚军在绕角相遇。楚军退回国内,晋军就侵袭蔡国。楚国的公子申、公子成以申、息两地的军队救援蔡国,在桑隧抵御晋军。赵同和赵括想要出战,就向栾书请战,栾书打算答应,荀首、士燮、韩厥三人反对出战,栾书采纳了他们的意见,班师回军。

被杀
前583年,赵庄姬因为赵婴齐逃亡的缘故,向晋景公诬陷说:“赵同、赵括将要作乱。栾氏、郤氏可以作证。”六月,晋国讨伐赵氏,引发下宫之难,赵同,赵括被杀,赵氏的土田被赐予祁奚,韩厥向晋景公劝谏不可以让赵衰和赵盾没有继承人,晋国便以赵朔的儿子赵武继承赵氏,归还了赵氏的土田。

家庭
赵衰(父亲)
赵姬(母亲,晋文公之女)
赵同(同母兄长)
赵婴齐(同母弟弟)
赵盾(异母兄长)
其他

据《史记·赵世家》的记载,赵括死于前597年屠岸贾发动的下宫之难。但《史记》的相关记载历代多被诘疑,现代杨秋梅《赵氏孤儿本事考》及郝良真、孙继民的《赵氏孤儿考辩》均认为《史记》记载纯属虚构。

参考资料
 《左传·宣公二年》:初,丽姬之乱,诅无畜群公子,自是晋无公族。及成公即位,乃宦卿之适子而为之田,以为公族,又宦其余子亦为余子,其庶子为公行。晋于是有公族、余子、公行。赵盾请以括为公族,曰:“君姬氏之爱子也。微君姬氏,则臣狄人也。”公许之。 冬,赵盾为旄车之族。使屏季以其故族为公族大夫。
 《左传·宣公十二年》:赵括、赵婴齐为中军大夫。
 《左传·成公三年》:十二月甲戌,晋作六军。韩厥、赵括、巩朔、韩穿、荀骓、赵旃皆为卿,赏鞌之功也。
 《春秋经传集解·成公三年》:韩厥为新中军,赵括佐之。
 《左传·僖公二十四年》:文公妻赵衰,生原同、屏括、楼婴。赵姬请逆盾与其母,子余辞。姬曰:“得宠而忘旧,何以使人?必逆之!”固请,许之,来,以盾为才,固请于公以为嫡子,而使其三子下之,以叔隗为内子而己下之。
 《左传·宣公十二年》:及河,闻郑既及楚平,桓子欲还,曰:“无及于郑而剿民,焉用之?楚归而动,不后。”随武子曰:“善……彘子曰:“不可……以中军佐济。
 《左传·宣公十二年》:赵括、赵同曰:“率师以来,唯敌是求。克敌得属,又何矣?必从彘子。”知季曰:“原、屏,咎之徒也。”
 《左传·宣公十二年》:楚少宰如晋师,曰:“寡君少遭闵凶,不能文。闻二先君之出入此行也,将郑是训定,岂敢求罪于晋。二三子无淹久。”随季对曰:“昔平王命我先君文侯曰:‘与郑夹辅周室,毋废王命。’今郑不率,寡君使群臣问诸郑,岂敢辱候人?敢拜君命之辱。”彘子以为谄,使赵括从而更之,曰:“行人失辞。寡君使群臣迁大国之迹于郑,曰:‘无辟敌。’群臣无所逃命。”
 《左传·宣公十二年》:及昏,楚师军于邲,晋之余师不能军,宵济,亦终夜有声。
 《左传·成公四年》:晋赵婴通于赵庄姬。
 《左传·成公五年》:五年春,原、屏放诸齐。婴曰:“我在,故栾氏不作。我亡,吾二昆其忧哉!且人各有能有不能,舍我何害?”弗听。
 《左传·成公六年》:楚子重伐郑,郑从晋故也……晋栾书救郑,与楚师遇于绕角。楚师还,晋师遂侵蔡。楚公子申、公子成以申、息之师救蔡,御诸桑隧。赵同、赵括欲战,请于武子,武子将许之。知庄子、范文子、韩献子谏曰:“不可。吾来救郑,楚师去我,吾遂至于此,是迁戮也。戮而不已,又怒楚师,战必不克。虽克,不令。成师以出,而败楚之二县,何荣之有焉?若不能败,为辱已甚,不如还也。”乃遂还。
 《春秋·成公八年》:晋杀其大夫赵同、赵括。
 《公羊传·成公八年》:晋杀其大夫赵同、赵括。
 《穀梁传·成公八年》:晋杀其大夫赵同、赵括。
 《左传·成公八年》:晋赵庄姬为赵婴之亡故,谮之于晋侯,曰:“原、屏将为乱。”栾、郤为征。六月,晋讨赵同、赵括。武从姬氏畜于公宫。以其田与祁奚。韩厥言于晋侯曰:“成季之勋,宣孟之忠,而无后,为善者其惧矣。三代之令王,皆数百年保天之禄。夫岂无辟王,赖前哲以免也。《周书》曰:‘不敢侮鳏寡。’所以明德也。”乃立武,而反其田焉。
 《史记·赵世家》:晋景公之三年,大夫屠岸贾欲诛赵氏。……贾不请而擅与诸将攻赵氏于下宫,杀赵朔、赵同、赵括、赵婴齐,皆灭其族。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