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炟

东汉第三位皇帝汉章帝刘炟
加入收藏已收藏

东汉第三位皇帝汉章帝刘炟
出生日期:
57年
去世日期:
88年4月9日
编撰用户:
赵马非马
最近更新:
2019-11-13
人物热度:
2493 次关注

人物介绍

汉明帝刘庄的第五个儿子,生于公元57年,生母为贾贵人,因为马皇后没有儿子,贾贵人是马皇后同母异父的姐姐,加上刘炟小时候就被马皇后收养,因此就以马家为外戚。公元60年,4岁的刘炟被立为太子,公元75年,明帝刘庄因病去世,刘炟即皇帝位,是年19岁。 章帝还是一位书法家,他的草书非常有名,被称为“章草”。

概要

刘炟在位期间,外戚问题是十分突出的。对于外戚的地位和期间的争斗,明帝时严时宽,时松时紧,外戚的地位也就时起时落载沉载浮。刘炟时期,对外戚的管理和控制较宽,外戚乘机发展,最终成了气候,为之后的外戚专权埋下了祸根。

东汉光武、明帝两朝,鉴于王莽篡权的教训,不允许外戚干政。明帝马皇后的兄弟马廖、马防、马光,在明帝朝虽都是官员,但马廖是虎贲中郎将,马防、马光是黄门侍郎。刘炟一即位,就越级提拔马廖为卫尉,马防为中郎将,马光为越骑校尉。马氏兄弟升迁后趾高气扬,得意忘形,许多官员争相趋附。

刘炟想为舅舅们封侯拜爵,马太后坚决不许。马太后是名将马援的女儿,自幼好读书,明事理,严于律己,是汉代名后。公元77年,一些官僚为讨好马氏兄弟,又上书请求封马氏兄弟为侯,马太后下诏免议。刘炟亲自向马太后面请,马太后和颜悦色地劝说刘炟,让他考虑安顿百姓,不要再提为外戚封侯的事情,使刘炟俯首受教,惟惟而出。马太后让三兄弟辞去职位,以特进解职还家。

公元78年,马太后去世。这一年,刘炟册立了原大司徒窦融的曾孙女为皇后,外戚窦氏的权力迅速发展起来。在后宫里,妃嫔们也展开了微妙的斗争。窦皇后虽然得到了皇帝的宠爱,但她没有儿子,宋贵人有个儿子叫刘庆,被立为皇太子,梁贵人有个儿子叫刘肇。窦皇后设计让宫女作证诬告宋贵人姐妹作蛊害人,命小黄门蔡伦审问宋贵人姐妹,逼他们自杀,使刘炟废黜了刘庆,将刘肇立为皇太子。接着,窦皇后诬陷梁贵人的父亲,让他死在狱中,使梁贵人姐妹忧郁而死,使刘肇成了自己的儿子。

朝中,外戚集团也为实际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开始争斗。由于马太后的去世,马氏兄弟在宫中失去内援,往日聚集在马氏门下的官员和清客渐渐离去。窦氏借机说马氏腹诽、奢侈,使刘炟下令,让马氏兄弟回自己的封地。随着马氏的没落,窦氏外戚的地位陡升起来。窦皇后的哥哥窦宪被任命为侍中、虎贲中郎将,弟弟窦笃被封为黄门侍郎。窦氏兄弟出入宫禁,赏赐累积,广交宾客。第五伦上书要求刘炟约束窦氏,防患于未然,刘炟不予重视,置之不理,更使窦氏横行跋扈,甚至欺凌刘氏诸王、公主以及前朝皇后阴、马诸家。

窦氏的恶性膨胀,最终以窦宪以极低的价格强买沁水公主的园田,引起了刘炟的重视。一日,刘炟命窦宪同出巡游,路过沁水公主的园田。刘炟故意问:“公主园田今属谁家?”窦宪支支吾五,不敢正视。回到宫中,刘炟痛斥窦宪,窦宪慌忙伏地请罪,窦氏的势力才有所收敛。

为了重建光武、明帝两朝约束外戚的政策,刘炟调铁面无私、刚正不阿的周纡进京担任洛阳令。周纡上任就命令署吏通报京师豪强的名单,并严申禁令,声明不论谁犯法,都严惩不饶。一天黄昏,黄门侍郎窦笃出宫回家,路过止奸亭,亭长要求检验。窦笃的仆人推开亭长,亭长拔剑大喝,要求通名并解释晚上通过的原因。窦笃报名后才准放行。第二天,窦笃弹劾周纡纵吏横行,辱骂贵戚,窦皇后也在刘炟面前哭诉。刘炟碍于皇后情面,将周纡逮捕候审。周纡在审判时理直气壮,依法痛斥窦氏恶行,廷尉实录向刘炟汇报。刘炟命令将周纡释放,暂免去他的洛阳令。刘炟对他的忠直也很了解,不久又任命他为御史中丞。刘炟对外戚专权有所警惕,但他又优柔寡断,下不了决心狠狠处理,最终没能削弱外戚的势力。

明帝时期,班超奉命出使西域,使西域的各国归服,朝廷在西域建立了都护府。不过,这个地方仍然不断发生战乱,局势并不是很稳定。刘炟刚即位时,焉耆、龟兹、车师等联合北匈奴,攻打汉朝的军政驻地,形势一度吃紧。刘炟派兵西进,解救了边疆的危机。

对于是否继续经营西域,刘炟举棋不定,大臣也有争议,最终刘炟听从校书郎杨终的建议,选择放弃西域,让滞留西域的班超等人回国。班超住在疏勒国,奉诏后收拾行装,准备返回。因为西域人民爱戴和尊敬他,班超也依依不舍。疏勒国的人民听说他要回国,都惶恐不安,因为班超对付匈奴有办法。疏勒都尉满面流泪,对天长叹:“汉朝使节弃我而去,我国必定被匈奴所灭,与其日后死,不如今日死,魂魄还能随着汉朝使节,送他东归。”说完之后,引刀自刎。班超因王命在身,只好东行。到了于阗国,百姓拦道迎接,听说东归,失声痛哭,抱着马腿,不让他离开。班超只好留下来,同时上书请求留守西域。刘炟同意了班超的请求。

班超在西域团结各族人民,有效地遏制了北匈奴的侵扰。西域各国除龟兹外,都愿意臣服汉朝。公元83年,班超上书求援,征服龟兹,实现“断匈奴右臂”的战略意图。刘炟支持班超的计划,征集吏士前往支援。平陵人徐干自告奋勇到朝中上书,愿意去西域立功,刘炟任命他为假司马,率领一千多人组成的远征军西去驰援班超,并和班超一起击败了反汉的疏勒都尉番辰。

在西域诸国中,乌孙的势力最强大,班超请求刘炟派使者慰问乌孙国王。刘炟同意了班超的请求,派使臣前往乌孙慰问。乌孙国王很高兴,在公元85年派使者回访汉朝,表示友好。在西域,得到了乌孙的支持,使刘炟很满意,他提升班超为将兵长史,授予他代表东汉政府在西域行事的权力。由于东汉政府同西域保持了密切的联系,特别是乌孙的内附,使班超在西域的威望大增,西域诸国都愿意接受班超的节制,这样就为以后东汉政府再次打通同西域的密切交往铺平了道路。

史称刘炟忠厚仁慈,轻徭薄赋,是东汉贤君。他的政令刑法都比较宽疏,但他的宽疏,也不是都建立在原则之上。按制度,官员贪污要禁锢三世,就是三代人都不能做官,刘炟废除了这项制度。而他对官员和贵族的赏赐,往往超过规定的限额,造成国家财政的困难,最后还是转加在了百姓头上。

刘炟的一些政令刑法,也不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而是出于灾祥谶语之学。公元76年,兖、豫、徐等州发生旱灾,饥民遍野。刘炟一方面调集国库中的粮食紧急救援饥饿中的人民,一方面召集群臣商讨解决办法。按照当时人民的看法,水旱荒年是阴阳不调,而这又与政事有关。司徒鲍昱陈痛时弊:“前些年因为楚王刘英之狱,许多人无罪被牵连而入狱,大概有一半以上都是冤枉的。那些判了刑的远离家乡,骨肉分离,死了灵魂也得不到安息。这就导致阴阳失调,水旱成灾。现在不如赦免这些刑徒,解除监禁,让他们回家和亲人团聚,这样也许能制造祥和之气,让上天降下甘露,解除旱情,免除百姓痛苦。”尚书陈宠也上书说:“治理国家就如同调整琴瑟的弦一样,弦调的太紧会崩断,刑法太严会激起人民的不满,建议陛下应进一步宽缓刑法。” 刘炟听从了他们的建议,大赦天下,宽缓刑法。

因为相信谶语迷信,刘炟亲自主持整顿经学。公元79年,刘炟接受了杨终的建议,亲自在白虎观召集将、大夫、博士、郎官和儒士开会,议定五经异同,最后由他来判断是非。这次会议讨论后由班固整理成书,命名为《白虎通》。白虎观会议以及《白虎经》所标榜的“正经义”一方面是用谶语来正经学,利用政治使谶语迷信合法化,具有和经书一样崇高的地位,另一方面是利用官方意志来正经学,更好地为封建统治者服务。因此,《白虎通》成为把儒学思想法典化的著作。

公元88年,刘炟去世,在位13年,终年32岁,葬于敬陵,谥“孝章皇帝”,庙号“肃宗”。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