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嗣同等创立南学会

光绪二十三年冬开始筹备,二十四年二月初一(2月21日)正式成立(以开会讲学为成立标志)。会址设在长沙孝廉堂,延聘今文经学家皮锡瑞(1850―1908)为学长,黄膺、戴德成为佐办,主会者则为陈宝箴。
casper 2020-02-09

南学会是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春,由资产阶级维新派在湖南创建的政治团体。

二十三年十月(11月),德国强占胶州湾,其他帝国主义纷起效尤,强占租借地,划分势力范围,中国面临被瓜分的危机,国家命运危在旦夕。湖南维新志士谭嗣同等做了最坏的打算,一旦中国被列强瓜分而亡国,则须“做亡后之图,思保湖南之独立”,使“南支那”“可以不亡”。他们的具体办法是成立一个学会,宣传救亡,发展地方自治,并联络广东,以湘、粤为中心,实行变法,而后再图救中国。他们的想法得到康有为和梁启超的支持。康认为若中国被列强瓜分,则湘省“可图自主”,即使中国被“割尽”,也可留下湖南一片净土,“以为黄种之苗”。梁也认为:为今日计,必有腹地一、二省可以自立,然后中国有一线之生路。赞成湘、粤联合,以为“湖南之士可用,广东之商可用”。故所立之学会,取名南学会,而不名湘学会。南学会为挽救瓜分危机而设,明显地带有救亡性质。

学会由谭嗣同、熊希龄、唐才常等倡议创建,得到湖南巡抚陈宝箴和署湖南按察使黄遵宪的大力支持。光绪二十三年冬开始筹备,二十四年二月初一(2月21日)正式成立(以开会讲学为成立标志)。会址设在长沙孝廉堂,延聘今文经学家皮锡瑞(1850―1908)为学长,黄膺、戴德成为佐办,主会者则为陈宝箴。由上海来湘的《时务报》主笔梁启超也参与筹划,并为南学会作叙。叙文强调在民族危机空前严重的形势下,建立学会以挽救危亡的重要性,并引欧洲各国历史上设立各种“会”而洗刷国耻的许多实例加以证明,突出了南学会御侮救亡的性质。

南学会先后发布的三个章程――《南学会大概章程十二条》、《南学会总会章程二十八条》、《南学会入会章程十二条》,确定了学会的宗旨是:“专以开浚知识,恢张能力,拓充公益为主义”;“本会以同心合力,振兴中国为务”。又根据章程的规定,由巡抚陈宝箴选派本地绅士10人为会长,再由这10人各举所知,汲引会友。会友分为三种:一曰“议事会友”,由学会创办者谭嗣同、熊希龄、唐才常等充任,凡会中事务章程均由其议定,是为学会的决策人。二曰“讲论会友”,即担任南学会讲学的人员,定期开讲,随时答疑问难。推皮锡瑞主讲学术,黄遵宪主讲政教,谭嗣同主讲天文,邹代钧主讲舆地。三曰“通讯会友”,这是外地士绅向南学会函讯新政、新学,南学会负责“随时酬答”联系的会友。南学会是官绅合办的学会,但力求扩大社会联系,要求“官绅士商,俱作会友”,“以通上下之气,去壅阂之习”。南学会还提倡改革,讲求内治,于地方重大兴革事项时加讨论,提出方案,供政府参考,并提倡会友对于地方风俗利病、兵马、钱粮、厘金、矿务、法律、刑狱等事,如确有见地,均可提出改革方案,经过学会总会讨论,禀请抚院核夺,批准施行。所以南学会又是联结全省官绅士商,广开知识,提倡新学,讲求地方自治的政治学术团体。南学会的主要活动方式是讲学,自二月初一正式开讲后,有讲学记录可查的,共1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