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奭

西汉第十一位皇帝汉元帝刘奭(shì)
加入收藏已收藏

西汉第十一位皇帝汉元帝刘奭(shì)
出生日期:
前76年
去世日期:
前33年
编撰用户:
赵马非马
最近更新:
2013-11-13
人物热度:
4928 次关注

人物介绍

汉宣帝刘询的长子,母亲许皇后,生于公元前76年,其时父亲刘询仍是平民。公元前67年,他被立为皇太子,公元前49年,汉宣帝去世,27岁的刘奭即位,在他统治时期,西汉王朝开始走下坡路,走向衰败。

概要

刘奭长大以后,柔仁好儒,看到父亲宣帝重用刑法,劝他用儒生治国。宣帝认为治国要杂用王霸二道,刘奭偏好纯儒,性格柔仁,将来必定不能治理好国家,因此宣帝有意更换太子。因为刘奭是宣帝患难时的妻子许皇后所生,且许皇后被霍氏毒杀,宣帝不忍背弃许皇后,所以虽认为“乱我家者必太子也”,却终于没有更换太子。

果然,继位的刘奭放弃了前几位皇帝的“杂用王霸之道”的传统,重视经学,独尊儒术,尊师崇儒,朝中重臣大多是他的师傅和儒生。宣帝临终前托付三位大臣辅政,一位是外戚史高,另两位是刘奭的老师肖望之和周堪。肖、周都是德高望重的老臣,宣帝在病中拜肖望之为前将军光禄勋,拜周堪为光禄大夫,兼领尚书事。肖、周本是刘奭的老师,又受宣帝遗诏辅政,所以刘奭对两人极为尊重和信任,在即位之初,就连续多次宴见肖、周,研究国事,讨论朝政。

刘奭大力擢用儒生。肖望之推荐了博学多才的大儒刘向和忠正耿直的金敞,刘奭都付以重任,加官给事中,可出入宫禁,参与机密。在听说王吉和贡禹是明经洁行的儒学大师后,派使者前去征召,王吉在途中病死,贡禹进京后拜为谏大夫,不久升为御史大夫,位列三公。为了发展儒学,重用儒生,刘奭曾指令京师太学取消定员限制,凡通一经者免除兵役和徭役。后来因为用度不足,定员千人,比宣帝末年增长了五倍。刘奭在位期间,有许多大臣是经学大师。

在刘奭启用的儒生中,有不少性格耿正、敢于直谏的人。刘奭重用儒生,对许多直言极谏的儒者也多不怪罪。薛广德敢于直言,有时搞的刘奭很难堪。一次,刘奭出宫门到宗庙祭祀祖先,打算放弃桥渡路线,想乘楼船前往。薛广德拦在前面,脱掉帽子,恭敬地在地上叩头,请求从桥上通过,若皇帝不听,他将自刎。刘奭很不高兴,瞪着薛广德,最终从桥上通过。

刘奭在尊师重儒的同时也宠奸任佞,让一批奸佞小人麇集在朝廷中,石显是其中的最主要的一个。石显依靠刘奭的宠信,以中书令专权十几年,一直到刘奭死后才被免职,愤懑而死。

石显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大地主家庭,少年时犯法受宫刑入宫作了宦官。在宣帝末年任中书仆射,与中书令弘恭沆瀣一气。刘奭即位后,石显已经是一个饱览宦海沉浮和官场事故的钻营利禄的老手。他口舌灵巧,头脑狡黠,内心歹毒,工于心计,能了解和探测出皇帝的内心想法。随着宠信的加深,中书的权力日益增大,他们以久典枢机、熟悉朝务为优势,常常非议、抵制甚至推翻肖望之、周堪的意见,引起他们的反对。这样,朝廷中就形成了以弘恭、石显为首的中书势力和以肖望之、周堪为首的尚书势力的对峙,双方明争暗斗,形势愈演愈烈。

肖望之、周堪向刘奭提出废除中书机构,想根除石显一伙,但刘奭优柔寡断,采取留中方案,石显、弘恭则诬陷肖望之,逼他自杀。周堪被石显和外戚勾结下数次被贬,最终被气死。自此,朝中大臣没有首领,处于被动境地,大权落入了石显手中。

朝中有一名郎官叫京房,他制定了一套清明吏治的奖惩方案,叫“考功课吏法”,受到刘奭的赏识。在一次进见时,他向刘奭进谏。他说周幽王和周厉王任用佞臣导致国破身亡,但当时君王都自以为用的是贤臣,现在的奸佞也是皇帝最信任、共谋大事的那个人。刘奭明白京房所指,但他对石显仍一如既往的信任,因为石显用他狡诈的手段取得了刘奭绝对的信任。

随着宠信的增加,朝政几乎全部由石显裁决,石显权倾朝野,文武百官都畏惧他。在害死肖望之、周堪、张猛后,又陆续害死京房、郑弘、张博、贾捐之、苏建等人,并迫害陈咸、朱云、王章等多人。石显清除异己,使群臣都畏惧他,处处小心谨慎,甚至连走路抬腿落足都不敢疏忽大意。由于刘奭的放纵,石显以中书权力侵夺了朝政,使汉朝的中书机构权力重了起来。

刘奭在位期间,匈奴已经衰落,边境比较平安,但在边郡问题上,一般采用辩论的方式,最后按辩论占上风的一方来决定方案。

汉武帝时期曾在南疆设立珠崖、耳郡,由于官吏对当地百姓的残酷压迫,经常激起武装反抗。刘奭即位次年,就发生了珠崖山南县起兵反汉,一直没有平定。刘奭召集群臣讨论,采纳多数官员代表贾捐之的意见,决定放弃珠崖,在公元前46年,下诏废除珠崖郡,当地居民愿属汉,妥善安置,不愿属汉,也不勉强。这样珠崖郡在公元前110年汉武帝设立,历时64年,被刘奭废除。

公元前42年,陇西郡羌人旁支反叛汉朝,刘奭又召集群臣讨论对策。最后采纳了多数人的意见,命冯奉世率1.2万官兵开进陇西,结果被羌人杀退,请求援兵。刘奭征发6万军队开进陇西,在年底平定了这次叛乱。

刘奭在外交上的成功,就是和北方的匈奴和亲修好。当时,匈奴内部分裂成几部分,势力衰落,呼韩邪单于归附汉朝。在公元前48年,呼韩邪上书说他的部落民众困乏,请求支援。刘奭下令云中、五原两郡输送2万斛谷物救援胡韩邪。匈奴郅支单于因为汉朝支持胡韩邪单于,率部西迁。公元前36年,西域都护甘延寿和副都护陈汤矫诏调集西域各国,诛斩了郅支单于。呼韩邪单于上书提出朝见天子,请求和亲。刘奭以后宫王昭君赐给了呼韩邪单于,呼韩邪单于立王昭君为宁胡阏氏,请求为汉朝守卫西北边界,朝中大臣都认为是好事,只有郎中侯应力主不可,并列举了十条理由,使刘奭委婉地谢绝了呼韩邪的请求。

刘奭在位期间,也采取了节俭和轻刑的措施,希望振兴国家,但因积弊太深,他本人又软弱无能,宠幸奸佞,使国家逐步衰弱。

即位之初,刘奭听从了师傅和儒臣的建议,在皇室范围内采取了一些节俭的措施。汉朝初期君主俭朴,什一而税,国家比较富足。皇帝后宫宫女仅几十人,厩马百余匹,后来逐渐奢侈,后宫女子数千人,厩马万匹,诸侯家中女子也有几百人。刘奭诏令停止维修不经常去的别馆,减少喂马的谷、喂兽的肉,撤消黄门署的乘舆、狗马、玩物,把几处田地和游玩场所给贫民居住和耕种,罢除了上林宫馆,令百官各暑减省费用。刘奭虽作出示范举措,但侈糜之风不减。在轻刑方面,刘奭减省了 70多项刑罚,连年大赦,但今日大赦,明日犯法,相随入狱,使盗贼满山,社会治安极其混乱。

由于积重难返,刘奭也没有良策,他又宠信奸佞,使朝政把持在小人之手,朝纲不整,振兴乏力,破坏了吏治,以致于贪官暴敛,酷吏横行,哀鸿遍野,民不聊生,西汉王朝向下坡路滑下。

刘奭做太子的时候,姬妾很多,但他独宠司马良娣,司马良娣去世后,他不近女色。宣帝见太子郁闷,选了五个宫女让他挑选,刘奭本不想选,怕父亲担心,就随手指了离他最近的宫女王政君。十个月之后,王政君给刘奭生下了第一个儿子,宣帝非常喜欢,亲自给孙子起名为骜,字太孙。刘奭登基后,立王政君为皇后,但并不喜欢她,立刘骜为太子,命史丹辅佐他。刘骜小时喜欢经书儒学,为人宽博谨慎,后来却沉迷于酒色,只知道安逸享乐,刘奭就不大喜欢他了。

刘奭晚年因为不喜欢皇后和太子,产生了易储的念头。公元前33年,刘奭病重,傅昭仪和儿子定陶王刘康常侍侯左右,而皇后和太子不能常见。刘奭几次向尚书问起景帝废栗太子而立胶东王的故事,打算更换太子。皇后王政君和弟弟卫尉王凤很忧虑,求助于外戚史丹。史丹是刘奭的亲密旧臣,能出入禁宫。他乘刘奭独寝时进入寝宫,在刘奭面前哭诉:太子因嫡长子立为太子已经十多年,百姓归心,现在皇帝宠爱定陶王,纷传易储,满城风雨,满朝大臣必定以死相争。刘奭见史丹言辞恳切,深受感动,说皇后谨慎,先帝也喜欢太子,自己也不愿违背先帝的旨意,没有易储的打算,并让史丹尽心辅佐太子。

当年五月,刘奭死于未央宫,在位16年,终年43岁,葬于渭陵,谥号“孝元皇帝”。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