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渊利

原郴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雷渊利
加入收藏已收藏

原郴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雷渊利
出生日期:
1953年10月2日
编撰用户:
思想者蹲着
最近更新:
2013-11-13
人物热度:
5834 次关注

人物介绍

雷渊利,男,1953年10月2日出生于湖南省嘉禾县,汉族,大学文化。原担任郴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兼任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主任等职,系郴州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因涉嫌受贿犯罪,2005年6月18日经郴州市人大常委会许可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30日被逮捕;2006年9月5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缓;2008年2月22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和贪污罪三罪并罚,决定对上诉人雷渊利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三十二万元。追缴上诉人雷渊利犯罪所得,上缴国库。

概要

  2006年9月4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和贪污罪三罪并罚决定对被告人雷渊利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被告人雷渊利犯罪所得,上缴国库。2008年2月22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和贪污罪三罪并罚,决定对上诉人雷渊利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三十二万元。追缴上诉人雷渊利犯罪所得,上缴国库。

  三玩市长是因为“玩权、玩钱、玩女人”而贪腐堕落官员(副市长)的简称,是专指郴州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雷渊利的戏称。2010年3月23日下午,长沙市召开全市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警示教育大会,邀请了两位服刑人员现身说法。
  “下面带服刑人员上台现身说法。”23日下午,当身着囚服的“三玩市长”雷渊利被一前一后两个狱警带至台上,原本鸦雀无声的会场一阵骚动。
  聚光灯再次点亮,迈着有些蹒跚的步伐走向话筒,雷渊利说,“过去我在台上作报告,也不知作了多少次。今天我穿着囚服,现身说法,真是天壤之别。”

  “雷渊利担任苏仙区区委书记时,我们经常可以在报纸上看到他上缴包工头送的礼金的事迹。”当地一名知情人告诉记者。但检察机关指控:1995年春节前,为感谢时任苏仙区区委书记的雷帮忙把女儿安排到该区计生委工作,罗某送给了雷一万元。这是目前检察机关查到的有关雷的最早一笔“感谢费”。

  2000年7月,经雷渊利批示,罗某的儿子也顺利调入市公安局。为感谢雷,2001年、2002年春节期间,罗某送给雷两万元。2003年至2005年,罗某又送给雷1.2万元。

  1998年3月,郴州天兴建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某找时任永兴县委书记的雷帮忙,承接到县人民会堂等系列工程。2000年春节前,该公司董事长郑某请求雷帮助催要工程款,2003年1月,雷批示从市劳保基金借款150万元给永兴财政局,用以支付郑的工程款。2003年,在雷的帮助下,不具备建桥资质的天兴公司承接了市石油大桥工程,雷还同意该公司边施工边办理有关手续。为此,郑某先后两次送给雷50万元,其中大部分被雷送给情人王某购房。

  2003年8月,雷渊利的情人黄某怀孕了,要到长沙去“住院”。雷渊利打电话向陈某“借钱”。陈马上送去5万元,连“借条”都没要。此外,陈某还凭借雷的关系,承接到了市人民东路、中路改造工程、“五岭阁”等工程,先后13次送雷财物共计52万元。

  1998年至1999年期间,雷利用担任永兴县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多次给下属单位打招呼,让个体建筑商段小毛承建了县财政局职工宿舍等工程。2004年,雷利用职务之便,给业主单位北湖区建设局负责人打招呼,帮段某承揽了“郴城西区”工程部分建设项目,并帮段某向苏仙区信用合作联社贷款400万元。

  2005年春节前夕,雷要段某为其准备60万元“过年”。2月6日,段以“雷荣”的名义在建行开了一本存折,并从自己的正圆房地产公司转款60万元至该存折,并将该存折送给雷,雷收下后送给了情人黄某。段某先后六次经手送给雷113万元。

  2000年,郴州市日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曹某通过雷渊利的司机曾某(另案处理)请雷帮忙,承接到107国道城区段扩宽改造三期工程。2002年4月,通过雷的帮忙,曹又承接了107国道城区段扩宽改造四期工程。同年8月,曹为归还银行贷款找雷帮忙,在其帮助下,由新世纪公司从郴电国际借款300万元付曹的工程款,曹将300万元归还银行。2004年底,曹因新世纪公司欠其工程款之事找雷帮忙,经雷多次打招呼及批示,该公司付给曹700万元工程款。

  一名知情人透露,雷的司机曾某除了接送雷出行外,还要为雷的情人“鞍前马后”,曾凭借与雷的关系,在外拉了一些工程项目,从中获利百万余元。

  2001年1月,郴州市八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拟投资兴建五洲大酒店,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侯某到雷的办公室,请求市政府尽快召开协调会,帮助其解决酒店建设的相关问题。2002年,雷又主持召开了由市国土资源局、市城管局等部门参加会议,专题研究酒店建设问题。2004年元月,雷在八方公司“关于解决五洲酒店建设资金缺口的请示”报告上,批示同意从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的住房资金中贷款3000万元予以支持。2004年8月,五洲大酒店改名为“郴州华天大酒店”。此外,雷还多次以打招呼、批示等手段,为其解决规划、减免费用等问题。

  2002年7月,雷要侯某装修其为情人黄某购买的翠怡居住宅小区住房,侯某不但未收取装修费,还送给雷部分家电以及100万元。雷先后三次收受侯某共计119.2万元的财物。

  2002年下半年,郴州市扬生建筑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张某,因赌博被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刑事拘留,并被扣押宝马车等财产。为从轻处理并返还被扣车辆,2002年12月,张某请雷帮忙,并送给雷10万元。经雷向市公安局领导打招呼,张的赌博一案作为一般案件处理,扣押的宝马车也返还给张。雷在“公安”方面的“特权”还体现在承揽工程上,经雷向郴州市消防支队领导打招呼,个体建筑商李某承接到了苏仙区消防特勤站工程,并为其催要工程款。为此,雷也得到了7万元“回报”。

  2003年9月,经雷推荐,郴州市北湖区政府邀请同济大学教授、上海同汶建筑设计公司李某商谈“郴城西区”开发项目规划设计事宜。同年11月,同汶建筑设计公司和郴州市北湖区草签了规划设计合同,雷在该合同上批示该项目不经招投标,直接给了同济大学规划设计。为了感谢雷的照顾,李某先后两次在雷妻开设酒店等地,送给雷5万元。

  在李树彪特大贪污、挪用公款案发以后,雷渊利心慌意乱。在私底下,雷几乎动用了全部的关系网打听有关李的案件的查办情况,但因专案组的保密措施严密,雷渊利未能获得有用消息。

  在雷渊利被“双规”以后,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对雷渊利的案件也展开了初查,纪检委和检察院的办案人员研究好了缜密的查案方案,仅对雷渊利的个人情况就细化成了7个部分69个问题,内查外调的工作有条不紊地逐步深入,雷渊利大量收受贿赂的事实也逐步显现出来,最后雷开始感到了恐慌,除了交代了挪用住房公积金给他人搞房地产开发、收受贿赂、包养情妇外,还有“利用儿子结婚、搬家、过生日、过年过节大肆收受红包礼金”、“购买伪造的身份证、户口簿、干部档案材料”等严重问题,仅2004年7月,雷渊利就利用他儿子的婚礼收受“礼金”达98万元。

  一名检察机关的工作人员透露,目前,雷的儿子正在英国剑桥大学深造,其儿子是“干净的”,而雷妻也主动上缴了数百万元巨款,但两人在婚姻上出现了裂痕。

  外界传说,雷渊利“很有魄力,胆子很大”。对于这一说法的诠释是,坊间除了称其“敢做敢为”,另有一说就是“敢做敢拿”。熟知当地官场的人说,雷渊利“敢拿”,有一个“优点”就是“既拿也办事”。不过,雷渊利也有“拿了”不“办事”的时候。据某嘉禾人士说,他的一个同乡曾想承包桂(阳)嘉(禾)公路的一段工程,送了雷几十万元,不过,这个人最后并未能承接到此项工程。

  坊间传言,雷通过给建筑商“批条子”、挪用大量的住房公积金以解决建筑商们的资金短缺问题,从中收取“好处费”,其中比较典型的就是郴江河综合治理工程,其中还涉及到雷的一些亲属。主管消防的雷渊利,还曾经为个体老板向分管消防的部门打招呼,让这名小老板顺利承包相关工程。另外,早期的郴州华天大酒店的建设问题,也是雷动用手中资金“摆平”的。

  “给他送礼的都是些千万富翁,不熟悉的、钱少的他还不收。”知情者介绍,不少建筑大老板为了讨好雷渊利,除了送好处费外,还招聘了一批漂亮的“公关”小姐,月工资达数千元,不用每天准时上下班,只是在雷需要时,上门“服务”。

  检察机关指控,1995年至2005年4月期间,雷渊利利用担任郴州市苏仙区区委书记、永兴县县委书记和郴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的职务便利,在工作安排、工程承揽、解决政策优惠、减免费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周吉等39人所送财物143次,折合人民币共计949.5018万元;挪用公款2650万元;贪污公款18.74万元。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雷渊利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949万元,已构成受贿罪,且数额特别巨大;利用职务之便,违反国家相关规定,个人决定以单位名义将公款2650万元挪用给其他单位使用,进行经营营利性活动,谋取个人利益,已构成挪用公款罪,且情节严重;采取虚开发票的方法贪污18万元,已构成贪污罪。

  雷渊利有一个爱好,就是开酒店,而且都开不长,短的一个月,长的也不过一年。每有新酒店开张,雷就四处大派请帖,有幸被邀出席者,少不得掏出一笔不菲的贺礼。而雷之所以频繁地开设酒店、茶楼、休闲中心等场所,是为了讨好所包养的女人。

  据说,雷的婚姻是包办的,夫妻两人感情并不深厚,这种结合是中国式婚姻的悲剧。成为领导后的雷身边自然不缺乏“知冷热”的女人,并深得这些女人的“理解”。

  1995年,雷渊利在郴州宾馆认识的唐某,2001年回到了自己的老家,此后却一个劲地向雷渊利要钱,不然就以“告发”相要挟,至2005年2月,她从雷渊利手里先后弄到了“汇款”(实际上是雷的受贿款)31万余元。

  1998年,雷渊利在当永兴县委书记时认识了一名姓黄的女子,黄某时年18岁,刚从技校毕业没有工作,在宾馆实习。与雷渊利结识以后她就被分到了该县建设局工作,后又被送到北京大学法律自考班学习,随后又成了郴电国际的职工,却并不上班。雷渊利为她买了一辆奔驰S500车和一辆皇冠3.0车。黄某为雷渊利生了个私生子“贝贝”后,便以小孩今后的生活、读书需要用钱为由,与雷渊利合谋建立700万元的“贝贝生活基金”,后来假称自己又怀了孕,“基金”增加到1500万元。雷渊利先后以转账或现金的形式给了她400余万元。2005年雷渊利接受某公司的请托,将造价1560万元的“郴城西区”工程的骆仙西路建设项目批示改为“邀标”,让请托人中标。春节前请托人给了雷渊利60万元,雷渊利当即提供了黄化名“雷荣”的储蓄卡号,让人注入。雷渊利案发后,黄急急忙忙从上海赶回湖南,将银行存款和大量“细软”转移。在办案中,检察机关从黄等人处缴获了车辆和银行存折、现金362.5万余元,还缴获了大量美金、港币和金条、钻戒、劳力士手表等贵重物品。黄因涉嫌窝藏转移赃物罪也被依法逮捕。

  与雷渊利有“染”的女人还有一个姓邱,她也是雷渊利在永兴时认识的。雷当上副市长以后把她调到了市城管局,还当上了科长。此人从雷渊利手里得权又得利,据雷交代,雷给了她30万元。此外,雷还伙同她贪污公款18万余元。那是筹备2003年全国中小城市发展研讨会,雷把她安排到后勤组里管礼品。为了捞钱,雷渊利要她在采购会议纪念品时做手脚,指使邱可以多开10多万元发票报销,邱第一次多开了14万余元,雷说再多开一些,邱又多开了4万多元,结果以虚开发票的办法多报了18万余元,他们私分了。因涉嫌贪污罪邱某也被依法逮捕。

  一名检察机关的工作人员介绍,专案组花费数月侦结此案,共立案24人,其中除了雷的数名情妇外,还牵涉到郴州身价千万甚至亿元的房地产老板多人,目前,专案组已经挽回经济损失3000多万元。

  2003年下半年,雷的堂姐雷淑玉、雷腊梅要其帮忙在市区购买两套住房,并讲明只付10万元左右房款。雷找到了时任郴州市兴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陈某,“懂味”的陈某决定送给对方两套住房。2004年9月,雷的堂姐与“兴隆”公司签订购房合同,并交付了2万元订金。同年11月,陈按照雷的要求把两套装修好的住房钥匙交给了雷的堂姐。2005年元月,雷的堂姐将10万元购房款交给雷,雷收下后自用。经评估、鉴定,两套住房及装修价值为31.6万元。

  与对亲属的“照顾”相比,对于情人,雷的出手则更大方。2001年雷帮助中建五局职工胡某承接到五岭大道延伸工程,还批示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借300万元给开发区,用以支付胡的工程款。2004年6月,雷还帮助对方承接了嘉禾大道工程。为此,收受胡某20万元的“感谢费”,身为副市长的雷渊利化名为“邓力”,制作了一张假身份证,并借此“身份”在银行开户,后因李树彪案发,雷将身份证销毁。而其中15万元“好处费”,雷送给了情人唐。

  2004年,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李树彪挪用公款1.2亿元,通过珠海一地下钱庄兑换成港币到澳门赌博,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8000万元。随后,李的“后台老板”是时任郴州市副市长的雷渊利的“内幕消息”在坊间流传开来。

  2005年4月12日,受郴州市检察院邀请,湖南多家媒体参加了“李树彪案件查办情况通报会”。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两天后,李树彪的顶头上司、郴州市分管城建的副市长雷渊利,在家中被湖南省纪委专案组“双规”。来自湖南省纪委的消息称,李树彪案串案15件21人,雷渊利正是其中之一。不久,湖南省高检开始对雷的问题展开调查。

  2006年3月17日,雷渊利因涉嫌受贿900多万元、挪用公款2600多万元、贪污公款18万多元等项犯罪,被检察机关依法提起公诉。

  2006年4月19日,此案在长沙一审开庭审理。

  2006年9月5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两起经济犯罪案件,曾任郴州市副市长的雷渊利一审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法院决定对其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被告人雷渊利犯罪所得,上缴国库。

  我今天现身说法的题目:贪欲使我进牢房,身败名裂悔之晚。一怕进医院,二怕进牢房。人一旦坐牢失去自由,其精神痛苦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过去,我是在台上作报告,今天我却是穿着囚服,以一个罪犯身份站在这里,以自己沉痛教训,给大家一个警示。

  我的犯罪也是从贪开始,客观上讲,我本质不坏,家境贫寒,看到家境苦父母艰辛,读书的时候,一直是好学生。在仕途顺利,事业有成的时候没有把握好自己。

  1996年冬,一位朋友找我帮忙,调动他一位亲人的工作,事后这位朋友送给我一个大红包,开始我拒绝,但在朋友恳求下,我收了这个一万元的红包。此后,我给别人办完事以后,总企望别人会有表示,甚至有时还会暗示。后来一次收受几十万元、一百万元也脸不红心不慌。

  担任副市长以后,分管国土资源,有时在办公室等我批条的人排队,我究竟做了多少批示自己也搞不清,客观上为自己受贿犯罪创造了条件。

  9年来,我收受了30多次贿赂达600多万元。为捞钱,有时明知违规的事也铤而走险。内心深处开始变质,开始寻求女人找刺激。弄得家庭不和睦,为满足她们的金钱欲望,我大肆受贿。

  在监狱,我悔恨交加。无数次反思,一个月就把全部的黑发熬成了白发。反思原因,一是放弃学习,忙于事务忙于应酬,忙于玩乐。第二是放弃了世界观的改造。认为自己快60岁了,在位的日子屈指可数,不抓紧时间捞一把金钱,抓紧享受一把快乐,就没有时间了。

  第三,国家规定的财产申报,我没有执行,每年春节后登记收受红包的账本,我也是象征性地登记一些鸡毛蒜皮之类。四是心存侥幸心理,现在社会上这样做的,不只我一个人。

  只有永远的愧疚和无尽的自责,被捕后,想到自己身败名裂,众叛亲离的悲惨下场,多少次心灰意冷,想一了百了。世上没有后悔的药,但任何人都能够做到让自己永远不后悔,就是时时刻刻严格要求自己。

  我写了几句顺口溜,这是我一生的感悟:人生在世难百年,无论从政或从商,遵纪守法第一位,金钱女色切莫贪,一旦酿成千古恨,身败名裂悔也晚,平淡自在过日子,胜过地位与金钱。

  2008年2月22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和贪污罪三罪并罚,决定对上诉人雷渊利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三十二万元。追缴上诉人雷渊利犯罪所得,上缴国库。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雷渊利,男,1953年10月2日出生于湖南省嘉禾县,汉族,大学文化。原担任郴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兼任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主任等职,系郴州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因涉嫌受贿犯罪,2005年6月18日经郴州市人大常委会许可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30日被逮捕。2006年9月4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和贪污罪三罪并罚决定对被告人雷渊利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被告人雷渊利犯罪所得,上缴国库。宣判后,雷渊利不服,提出上诉。

  湖南高院审理查明,上诉人雷渊利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先后收受周吉等请托人经手所送财物671.0174万元,其行为构成受贿罪,且数额特别巨大;上诉人雷渊利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指使他人挪用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公款2650万元,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其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且情节严重;上诉人雷渊利利用职权,指使他人在采购会议纪念品时虚开发票并签字报账,侵吞公款共计18.74万元,其行为构成贪污罪,依法应数罪并罚。在共同挪用公款、贪污犯罪中,雷渊利起了主要作用,系主犯。

  上诉人雷渊利在挪用公款案发后,能主动、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受贿、贪污的犯罪事实,对其所犯受贿罪、贪污罪认定为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原审判决基本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鉴于在二审期间查证雷渊利有重大立功表现,对其减轻处罚。遂作出前述判决。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