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予倩

中国话剧奠基人之一欧阳予倩[Yuqian Ouyang]
加入收藏已收藏

中国话剧奠基人之一欧阳予倩[Yuqian Ouyang]
出生日期:
1889年5月12日
编撰用户:
赵马非马
最近更新:
2014-02-08
人物热度:
4697 次关注

人物介绍

笔名兮庵、柳青。湖南浏阳人。中共党员。1907年后历任演员,南通伶工学校主任,南国社电影导演,广州戏剧研究所所长,新华、明星、联华等影片公司编导,广西艺术馆馆长,桂林实验剧团团长,香港永华影片公司编导。1949年后历任中央戏剧学院院长,中国艺术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剧协副主席,中国友协副会长,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文联主席团委员、常委,中波友协理事。1922年开始发表作品。195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京剧剧本《人面桃花》、《孔雀东南飞》、《梁红玉》、《木兰从军》、《桃花扇》、《渔夫恨》,话剧剧本《潘金莲》、《忠王李秀成》、《桃花扇》、《黑奴恨》,桂剧剧本《木兰从军》、《予倩选集》,评论集《予倩

概要

  2004年是中国话剧奠基人之一欧阳予倩诞辰115周年,学识渊博的他多才多艺,编、导、演兼长,一生驰骋转战于话剧、京剧、电影诸舞台,主办过中国第一所培养京剧演员的学校,被田汉誉为“中国传统戏曲和现代话剧之间的一座典型的金桥”。近日,一系列纪念活动已在全国各地陆续展开——— 

  欧阳予倩一生驰骋转战于话剧、京剧、电影诸舞台,援笔挥洒、粉墨春秋,主办过中国第一所培养京剧演员的学校,出任中央戏剧学院首任院长,并曾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和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等职,功绩卓著、享有盛誉。

  进入5月以来,一系列纪念活动已在北京、上海、湖南等地陆续展开,欧阳予倩翻译的法国话剧《油漆未干》正由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隆重推出,许多著名人士纷纷撰文纪念他,中国戏剧界深切追思缅怀这位“一代戏尊”。

  粉墨春秋十余载

  成就“北梅南欧”

  “唯楚有材,于斯为盛”,长沙岳麓书院这一名联见证着三湘大地自古人才辈出。欧阳予倩于1889年5月12日生于湖南浏阳一个书香世家,其祖父欧阳中鹄是清末大儒,当过谭嗣同的老师,欧阳予倩从小就随祖父饱读诗书。15岁时,欧阳予倩东渡日本求学,在吴我尊的影响下开始学习京剧,专攻青衣,在全家一片反对声中,毅然投拜名师学习京剧,并于1915年成为正式京剧演员。从此,他粉墨春秋十余载,经常与周信芳、盖叫天同台演出,唱做俱精,一度与京剧大师梅兰芳以“北梅南欧”齐名。

  抗战时期,他编写、导演了多部京剧,与田汉、洪深等人一起从事戏剧运动。学识渊博的他多才多艺,编、导、演兼长。1959年所编《黑奴恨》一剧,满腔悲愤、正气淋漓。1937年,上海沦陷后,欧阳予倩和他的剧团排练演出了根据清代孔尚任传奇剧本改编而成的京剧《桃花扇》,借古讽今,流露了强烈的民族意识和爱国主义思想,塑造出了一位富有反抗性格和坚贞爱国情操的风尘女子李香君,屡演屡火,风行一时。

  留日时爱上话剧

  从此终生不悔

  一见钟情后两情相悦、终生不渝,用此可以描述欧阳予倩与话剧的关系。1908年春,欧阳予倩在日本观看了李叔同演的话剧《茶花女》,惊奇地发现“戏剧原来有这样一种表现办法”,于是加入春柳社并频频粉墨登场,回国后他积极参加话剧团体活动,编导演出了数十部话剧,成为中国话剧运动的奠基者、开拓者之一。1947年,他根据京剧改写的话剧《桃花扇》,既是他最成熟的代表作,也成为中国话剧舞台一部千金不易的“压箱之作”。他一生编写过40余部话剧,导演过50余出话剧,创作改编和修改过的戏曲剧本不下50部,其作品与时代脉搏息息相关。如1913年创作的《运动力》,对辛亥革命后一些“革命新贵”进行了嘲弄;“五四”运动时期,他则用《回家以后》、《泼妇》和《屏风后》等来表现强烈的反封建主题,大胆揭露旧道德的伪善,为妇女解放和个性解放大声鼓呼;抗战期间,他创作了《忠王李秀成》和《越打越肥》等独幕讽刺小品,对“国统区”的种种怪现状进行了无情剖析。

  投身电影界

  成就斐然

  欧阳予倩的生命历程之所以分外精彩,就在于他总能于繁华之时抽身而退,全力开辟新领地。在话剧、京剧界声誉正隆时,他突然投身电影界并迅速脱颖而出,赵丹、谢添等一位位光彩四射的明星,就是通过他的剧本和导筒走向银幕而为大众所喜闻乐见。他编导的《三年以后》、《天涯歌女》等无声影片,举手投足,感人至深,表现了他在电影创作上的无限潜力与才华。赴欧考察回到上海后,他曾应邀编导了第一部有声片《新桃花扇》,片中许多精彩对白在广大知识分子中引起强烈共鸣,轰动一时。

  1935年,欧阳予倩进入明星电影公司后,编写和导演了《清明时节》、《小玲子》、《海棠红》等片,后又编导了讽刺喜剧片《如此繁华》,编写了《木兰从军》等剧本。如果翻开中国电影史,《关不住的春光》、《姊妹劫》、《野火春风》、《恋爱之道》、《玉洁冰清》、《三年以后》、《天涯歌女》、《新桃花扇》等等,令人叹为观止,可从中深切感受到欧阳予倩那洋溢的才情与多样的风格。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欧阳予倩对秦腔可谓偏爱有加,观看过陕西赴京演出团演出后,他曾专门撰文《秦腔〈三滴血〉和碗碗腔〈金琬钗〉》,大加赞赏,自言

  被秦腔所感动,并曾亲自操刀,把秦腔《韩宝英》、《软玉屏》改编成京剧,由他与周信芳、高百岁上台演出过,也算他的一段“秦腔缘”吧。本报记者王锋

  记者旁白

  “世事如棋局,慷慨共徘徊。”这是欧阳予倩的一句诗。数十年前,在桂林街头一间小饭馆里,欧阳予倩与一帮文朋戏友吃着长寿面,谈笑风生,遥祝远在重庆的“寿星公”洪深生日快乐,诗句表达了他对世事人生的洞彻通达,世事果真如棋局,他毕其一生,将那属于他、属于中国戏剧、属于时代的一盘棋下得左右逢源、妙招迭出。

  1905年一个秋天的清晨,年少的欧阳予倩站在码头上,迎着濑户内海的风浪,迎接抵日留学的李叔同,这是两人的初次见面,欧阳予倩要亲眼见识一下这位“披发佯狂走”的李叔同,究竟是真名士还是浪得虚名,两人后来成为莫逆之交。同伴在行程中纷纷失散、天各一方,李叔同后来淡出菊苑皈依佛门,成为弘一法师,而欧阳予倩则终生摆弄着京剧、话剧和电影这几枚心爱的棋子,使人生棋盘在方寸之间显得风云变幻、气象万千。

  北京东城区一座小院子里,欧阳予倩与郭沫若、田汉、曹禺、老舍等中国文坛一枚枚重量级棋子风云聚会。出身于官宦诗书之家的他,以贵公子之身而粉墨登场,在旧时代曾颇遭非议,但他说“即使挨一百个炸弹也不灰心”,并在各领域斩获颇多。“我本歌场老学徒,流落风尘五十年”的他,面对一幕幕人间喜剧,他终于建成了“中国传统戏曲和现代话剧之间的一座典型的金桥”(田汉语),用自己过人的才华、精力和心胸、气魄,默默承担起了这座桥所需要负载的一切,直至最后与桥合而为一。这座桥,已经并将长期挺立于中国戏剧史上。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