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卫星

阎维文太太刘卫星
加入收藏已收藏

阎维文太太刘卫星
出生日期:
编撰用户:
思想者蹲着
最近更新:
2013-06-26
人物热度:
9972 次关注

人物介绍

刘卫星能具有坚忍不拔地与病魔顽强抗争的精神。她的性格,乐观、豁达、坚强,超过了一般的女人,甚至连一般的男人都比不了,她的确是一个勇敢的人。

概要

  阎维文对中国的民族声乐事业有着很大的抱负,他曾说:“民族音乐在我国有着广泛、深厚的群众基础。但时代是发展的,民族声乐艺术也必须和时代合拍。我永远不抛弃民族的东西,始终把根扎在故土上,要为民族声乐的繁荣做出自己的贡献。”从踏上歌坛至今,阎维文一直是这样在实践着。这是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庭。妻子刘卫星为有一个体贴入微的好丈夫而自豪;阎维文为身后有一个好后勤感到欣慰。他俩曾是一个文艺团体的舞蹈演员,在同一个舞台上比翼双飞整九年,但刘卫星确不幸患上了癌症。

爱情历程刘卫星与阎维文

  1972年,阎维文15岁,刘卫星14岁,两人在山西省军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相识,开始了初恋,也是惟一的长达10年的苦恋。1982年他们结婚,一年后有了女儿晶晶,有了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到1988年,阎维文进入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比赛——全国歌手电视大奖赛的决赛,刚满30岁的刘卫星却得了乳腺癌。继续参赛,还是放弃参赛照顾妻子?阎维文想选择后者。但刘卫星坚决不同意,说有病就治疗嘛,和你参赛有什么矛盾?你要不成功,我死也闭不上眼。一直争论了一夜,最后阎维文被妻子说服了,那一夜,是两个人一生中心贴得最紧的时刻。 

  阎维文在比赛中获得了专业组民族唱法的第一名,从此确立了他在中国歌坛的地位。但在领奖的那一刹那,细心的观众能看得出他的表情是很忧郁的。当时他还没发现,刘卫星悄悄跑出病房,来到比赛现场看了他的演出。 

  比赛结束了,可此前阎维文还答应了《哈尔滨生活报》为创刊30周年举办的晚会演出任务,要演出十几场,半个多月的时间。那时还不兴签合同,但老实的他还是觉得不好反悔,刘卫星告诉他手术可以推迟,让他去了。他忧心忡忡地飞到哈尔滨开始了演出,整天茶饭不思,坐立不安,魂不守舍。演完两场后,终于引起了报社同志的注意,问他到底有什么心事,他把情况一说,报社的同志非常感动:“你怎么不早说啊?这儿的演出算什么,你赶紧回家照顾妻子吧!”等他回到北京,刘卫星的手术已经做完了。接受我采访时他回忆这一段,说:“那时候人还是太自私了,太想成功了,要是现在,不会了。” 

  1992、1996年,刘卫星的乳腺癌两次复发,而40岁上下的阎维文到了男高音最好的年龄,在事业上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辉煌,刘卫星却一直在与病魔斗争,她说,自己要在病人中做一个强人。就这样一直坚强地挺过了两次大手术。手术之后又进行了艰苦的化疗和放疗,从巨大痛苦中熬过来的刘卫星身心交瘁,对针头输液管这些医疗仪器产生了强烈的逆反心理,见到它们就难受。这时阎维文从专家那里打听到一种从日本进口的新药,对乳腺癌的术后恢复很有好处,就多方托人买了来,根据医生的建议请刘卫星试一个疗程。刘卫星觉得是多此一举,又让自己打吊针输液,她认为坚持不下来。 

  阎维文费尽口舌也说服不了她,就想出了一招“苦肉计”。“反正这种药有病治病,没病健身,我就陪着你一起输吧。”于是,歌舞团门诊部的医生每天晚上都到阎维文家里,给他们两人都打上吊针。刘卫星终于被丈夫的良苦用心所打动,坚持输完了一个疗程。这一个疗程可是3个月,阎维文也一天不落地陪着打了3个月吊针。
为爱奉献两人感情经历刘卫星与阎维文

  阎维文和刘卫星都是山西人。刚认识时,阎维文15岁,刘卫星14岁。一个从山西省歌舞团,一个从榆次市同时考入山西省军区宣传队。两个小兵分在一个队、一个班,组成了“一帮一、一对红”的对子。在朝夕相处中,他们偷偷地爱上了。 

  1979年,阎维文考入总政歌舞团,进了北京,刘卫星却留在了山西。可两人靠鸿雁传书,传递着彼此的相思之情。1982年,阎维文和刘卫星终成眷属。后来,刘卫星转业到北京,在离总政歌舞团不远的邮电所工作。夫妻终于团聚了,可阎维文经常要到外地去演出。 

  1988年,阎维文正准备参加CCTV第三届青年歌手大奖赛,刘卫星却突感身体不适。为了丈夫的比赛,她迟迟不肯到医院检查。阎维文不放心,逼着妻子去了医院。一张无情的病情通知书送到了阎维文面前:刘卫星得了乳腺癌。医生说必须马上手术,否则癌细胞会迅速扩散,性命不保。此时的刘卫星还不到30岁,她难以承受这突然的打击,绝望地痛哭不止。阎维文痛苦万分,但在妻子面前,他表现得很镇定。跑前跑后地照顾妻子,忙着联系住院。 

  好不容易医院联系好了,可刘卫星却死活不愿意住院接受手术,她要等到阎维文参加了大赛后才肯住院接受治疗。阎维文平静地说:“我已经决定不参加比赛了。”刘卫星一听就急了,说:“你不参加比赛,我就不接受手术!” 

  见丈夫不吱声,刘卫星哭着说:“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你能捧一个金奖回来,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和鼓励!”阎维文知道妻子原本是一个淡泊名利的人,之所以这么坚持,是替他着想,只有妻子明白歌唱对于他来说有多么重要!但阎维文却觉得,妻子的生命也很重要。阎维文和刘卫星谁也无法说服对方,争到最后两人忍不住抱头痛哭。 

  比赛那天,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大雨滂沱中,刘卫星执意把丈夫送到中央电视台大门口。她深情地对丈夫说:“不要有压力,要相信自己,你是最棒的!我会在这里一直等你!” 

  阎维文将泪水咽进肚里,带着妻子的祝福与厚爱参加了比赛。一首《我们的祖国歌甜花香》夺得了金牌。手捧奖杯,阎维文脸上的笑容却是那么凝重苦涩。 

  颁奖结束,阎维文迫不及待地走出中央电视台的大门,雨还在下着,刘卫星正撑着一把伞孤单地伫立在雨中。阎维文跑过去,紧紧拥抱着妻子:“老婆,咱们成功了。”雨水和着泪水在他们的脸上流淌……癌症更显情深  刘卫星住进医院接受了手术。当刘卫星清醒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守候多时的丈夫。刘卫星望着丈夫憔悴的面容,心疼地说:“你不要担心,我会好起来的。” 

  由于化疗反应,刘卫星没有什么胃口,吃什么吐什么。为了能让妻子多吃,不会做饭的阎维文开始学习做饭,还变着花样煲汤给妻子喝。阎维文千辛万苦做出来的饭菜,刘卫星却难以下咽,还吐得一塌糊涂。阎维文并不气馁,每天照样跑菜市场,下厨房,忙得团团转。刘卫星劝他别忙了,阎维文说:“哪怕你吐一千次,我还是要做,为了我,你必须好起来!” 

  一天,刘卫星照镜子时,发现自己的面容苍老憔悴,曾经浓密的头发也变得稀疏凌乱。刘卫星被自己的样子吓住了。她哭着对阎维文说:“我都变成这样了,连自己都不敢看,你怎么还爱我?”阎维文认真地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在我心里你都是最美的!” 

  出院时,心理医生照例找刘卫星谈话,医生直率地说:“在我接触的乳腺癌患者中,有很多患者的婚姻都出现了问题。不是每个男人都能接受乳房有缺陷的妻子。你要有心理准备,万一出院后和丈夫的关系有什么变化,也是正常的……” 

  心理医生的话在刘卫星的心里投下了一层阴影。回到家里,刘卫星忍不住对丈夫说:“如果你不再爱我了,一定要告诉我,我会主动离开你。你千万不能骗我。” 

  妻子的话让阎维文大恸,他伤感地说:“我15岁就认识你,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不了解我吗?我从来不用世俗的眼光看你,更不用世俗的眼光看待我们纯真的爱情……” 

  1992年,刘卫星旧病复发,可怕的癌细胞在体内扩散转移。随后的3个月里,阎维文每天陪着妻子做热疗、化疗。后来,阎维文得知有一种药对手术后的癌症病人很有效,决定让妻子试用一下。可每天在医院里治疗的刘卫星已经没有耐性打这针了,更何况要整整打3个月,每天要输液一个多小时。 

  为了让妻子坚持治疗,阎维文骗她说他的身体也不舒服,还央求医生帮他圆谎。这样,每次刘卫星打点滴时,阎维文也坐在一旁打。刘卫星信以为真,情绪很快稳定下来了。这次治疗,刘卫星在医院整整打了3个月的点滴,阎维文也陪打了3个月。刘卫星出院后,阎维文一想到打点滴就忍不住想吐。 

  看到丈夫那无微不至的关爱,再回想起出院时心理医生的嘱咐,刘卫星觉得心理医生的话太夸张了。后来又看到很多病友的丈夫先热后冷,刘卫星很惊讶,继而想到阎维文,她心里觉得暖暖的、甜甜的。一首歌见证他们的爱情  刘卫星的身体虽然康复了,但她从心理上对于疾病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恐惧。 

  为了解决妻子的心理问题,阎维文特意去请教了一些专家。此后,他经常故意忘记一些小事,等着刘卫星来提醒自己,然后他夸张地对妻子说:“老婆,你看你多重要啊,没了你,我和女儿怎么办呀?”阎维文还把一些演出安排等事务交给妻子去做,有了新歌,他第一个唱给妻子听。认真地听取妻子的意见后,他真心地对妻子说:“你是我最好的听众,也是我最苛刻的听众,没有人能像你一样直截了当地指出我的不足。谢谢你,老婆。” 

  参与了丈夫的事业,刘卫星意识到了自己的价值,意识到自己是被人需要的,她不再觉得自己是个病人,整天乐呵呵的,笑声不断。女儿长大了,出国学习设计专业。阎维文所在的总政歌舞团每年的演出任务很多,每年至少都要完成120场的演出任务,加上其他商业演出,他在家的时间就很少了。他知道,病中的妻子最需要的是有人陪伴,为了多和妻子在一起,只要是参加商业演出,阎维文总是尽量带着妻子一起去。 

  2003年底,刘卫星又进行了一次复查,医生高兴地对阎维文说:“她终于熬过了危险期,她的病这么重,却能够恢复得这么好,真是个奇迹呀!”阎维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让医生重复了好几遍,最后他竟抱着妻子在医院里高兴地跳了起来。 

  2004年央视春节歌舞晚会邀请阎维文唱歌,阎维文告诉刘卫星,他决定唱那首《我们的祖国歌甜花香》。妻子不解地问:“这首歌很老了,为什么选它?”阎维文深情地说:“它见证了我们风雨同舟的婚姻和爱情。” 

  刘卫星的眼睛湿润了,从她忍受着病痛把丈夫送进中央电视台的比赛现场到现在,已经16年过去了。在这16个春秋里,他们的爱情穿越了风雨生死的劫难,却依然是如此的歌甜花香!
回顾过去阎维文丈夫阎维文

  回顾这些年走过来的风风雨雨,阎维文感慨万千:“山西人有句俗话,‘门前无债主,家里无病人’,这样的境界我们家肯定是达不到了。癌症只要得上了,就会陪伴你终生,成为你永远都走不出去的阴影。乳腺癌的复发率、死亡率毕竟是全球最高的,只不过不像别的癌症发展得那么快。每年我们都眼睁睁地看着有这种病的人走了,刘卫星能健康地活到今天,靠的是坚忍不拔地与病魔顽强抗争的精神。我非常佩服她的性格,乐观、豁达、坚强,超过了一般的女人,甚至连一般的男人都比不了,她的确是一个勇敢的人。人们都以为明星的妻子生活得多么幸福,谁又知道这些年来她付出了多少,承受了多少,在过着怎样的生活?我希望能有奇迹在我们身上发生,这些年来我们还是一直过得挺好的。我不过是徒有一个‘模范丈夫’的虚名,战胜疾病其实主要是靠她自己。朋友们都以为她得病了我在怎么怎么照顾她,其实职业和事业都决定了我不可能有太多的时间照顾她。这些年来实际上还是她在照顾我,我其实很愧疚……”甘做妻子“卫星”  阎维文与妻子刘卫星相识在山西省军区宣传队。1982年春节,有情人终成眷属。 

  1988年,刚及而立之年的刘卫星得了乳腺癌,恰好这时阎维文正在准备参加全国第三届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参加比赛,妻子的手术就要推迟进行,阎维文产生退出比赛的念头。但妻子却极力支持他去参加比赛。那次比赛,阎维文得了第一名。 

  有这样通情达理、甘于奉献的妻子,阎维文感到非常幸福。而为了妻子,他也曾当过一次“逃兵”。1992年,正当阎维文被保送到解放军艺术学院进修时,妻子身上的癌细胞第二次扩散了。阎维文想,世界上任何一种成就都没有妻子的生命宝贵。他从军艺退学回到家中。 

  1996年,刘卫星的乳腺癌第三次复发。阎维文打听到一种新药对乳腺癌的术后恢复很有好处,就多方托人买来。 

  阎维文曾动情地对妻子说:“我保证不了你的生命长度,但我要尽最大努力,让你活得快乐。”现在,他们的女儿在国外求学,阎维文怕妻子一人在家孤独,所以不管去哪儿演出都带上她。
真情告白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歌舞团(简称“总政歌舞团”)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阎维文是人们心中的一颗明星,因为他不仅用歌喉把《小白杨》、《说句心里话》、《一、二、三、四歌》等情深意长、优美动听的歌曲真正传递到老百姓和战士的心坎上,而且还是一位模范丈夫。6月25日晚,总政歌舞团庆“七一”大型歌舞晚会将在广州中山纪念堂上演,届时,阎维文将再度唱响那动人的旋律,记者近日借机电话采访了阎维文的太太刘卫星,知夫莫若妻,她道出了这位德艺双馨的歌唱家的许多鲜为人知的感人故事。生活:没有任何不良习惯  阎维文气质优雅、气度不凡,浑身透着军人的英武,歌声里还蕴涵着满腔的豪情。外人看来,阎维文好像总是一副很严肃很威武的样子,性情不是太活跃,而刘卫星却说,阎维文生性活泼,能歌善舞,小时候就经常为村里的乡亲们唱歌。阎维文15岁时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山西省军区文艺队,1979年应招进入总政歌舞团。刘卫星告诉记者,阎维文是一个没有任何不良习惯的人,不抽烟,不喝酒,在平常生活中也是严格要求自己。“其实,在民族音乐这方面,他的嗓音也就是先天条件不是很出色,但他很刻苦,刚进总政时更是把所有的时间全部放在了琴房里。阎维文从来不喜欢到处闲逛,直到现在我们都很少出去逛街。”职业:只是一个当兵的  阎维文无疑是一位颇具实力的青年歌唱家,但他却始终不忘自己是一名军人。“在任何时候,他总是说自己只是一个当兵的,只不过是文艺战线上一个普通士兵而已。他和我聊天时总是说:是部队把我从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培养成了一名专业的文艺工作者,虽然说现在有了一点名气,但是做人绝对不能忘本,不能忘记部队的恩情。所以在总政歌舞团的二十多年时间里,他每年都主动下部队或深入到革命老区演出,有几次生病仍然坚持下部队。他说,到了部队,只要看着那些年轻的战士带着热烈的鼓掌、欢呼声围上来,就感觉到自己作为一名军人的光荣,也只有为他们好好唱歌!”刘卫星说,“他每下一次从部队回来就有很多感慨,然后回到家里就滔滔不绝地讲给我听,真的,我经常被感动得哭了———那些战士确实太可爱了!”

  “我是一个兵”,这简单的表述传达了阎维文对战士们的一往深情,也正是由于这样的情感,他才在观众以及战士的心目中有了根深蒂固的地位。艺术:重视传统文化  阎维文非常喜欢传统文化,平时还搞些小收藏。刘卫星告诉记者:“他经常对我说,搞艺术必须具备一定的传统文化,没有扎实的传统文化功底,缺乏对民族、对历史的了解,就无法深刻地去理解每一部新的作品,不能深刻地理解作品,怎么能把它们唱好呢?”扎根传统文化、深刻理解作品,这就是阎维文多年来在演唱事业上坚持的一个原则。为了能够动情真实地去诠释新作品,阎维文事先都做大量的准备工作,从历史、文学等各个角度来了解作品的真实内涵。正因为具备了一定的底蕴,阎维文演唱的新作品才会让广大观众们觉得亲切动听、自然和谐,有一种优美的意境。

  按照阎维文的名气,他完全可以“走穴”挣大钱,可他却坚持将自己的舞台定位在基层部队。刘卫星说:“阎维文始终坚持的价值观是:既然选择了军人这一光荣的职业,就意味着要奉献,所以我的本职工作就是脚踏实地用歌声来反映当代军人的精神风貌,为部队的战士为人民群众服务,而不能追逐名利。”爱情:没有他我也许不在人世了  1988年,阎维文凭着《我们的祖国歌甜花香》获得了中央电视台第三届青年歌手大奖赛金奖。那天,刘卫星是冒着大雨、以罹患癌症之身把丈夫送进中央电视台的。这16年间,她的癌症两次复发,但是阎维文始终守护在她身边。这份真挚的爱情也终于创造出奇迹。

  回忆起当初两人相识,刘卫星沉浸在甜蜜之中。原来,阎维文和刘卫星都是山西人,在山西省歌舞团相识,算是青梅竹马。1979年,阎维文考入总政歌舞团,刘卫星留在了山西。两人靠鸿雁传书,传达着彼此的相思之情。1982年,阎维文回到山西,隆重地迎娶了刘卫星。婚后第二年,就在他们的女儿出生那段时间,阎维文依旧工作繁忙。为了支持丈夫,刘卫星独自回到山西生下了女儿。后来,阎维文终于设法把刘卫星调入北京,在离总政歌舞团不远的一个单位工作。夫妻终于团聚了,可阎维文经常要到部队演出,还是聚少离多。在妻子的全力支持下,阎维文的事业也有了很大进步。1988年,阎维文正踌躇满志地准备参加全国第三届青年歌手大奖赛,刘卫星却突然查出患了乳腺癌,此时的刘卫星还不到30岁。同样痛苦的阎维文在妻子面前表现得很镇定,跑前跑后地照顾妻子,忙着联系住院。由于阎维文不善交际,当时在北京认识的人不多。后来在朋友们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一个空床位,但刘卫星却死活不愿意接受手术,她要等到阎维文参加了大赛后才肯做手术。阎维文说:“我已经决定不参加比赛了。”刘卫星一听就急了,说:“你不参加比赛,我就不接受手术!你有实力得第一,我想让你捧一个金奖回来,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比赛那天,刘卫星冒着倾盆大雨把丈夫送到中央电视台大门口,她还鼓励丈夫说:“相信你自己的实力,不要担心我的病,你永远都是最出色的!”阎维文深情演唱的《我们的祖国歌甜花香》打动了所有的评委,如愿以偿地获得中央电视台的全国第三届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专业组第一名。

  1992年,刘卫星的病复发,可怕的癌细胞在她的体内扩散转移。此时的阎维文正在解放军艺术学院读书,妻子病情复发,阎维文果断地办理了退学手续,他要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妻子身上,全力以赴挽救妻子的生命。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阎维文每天陪着妻子去做热疗、放疗。在和病友聊天时,刘卫星得知,很多病友的丈夫开始还来看望,但慢慢地探望的次数就少了,有的丈夫干脆就不来了,甚至有的病人还没出院就接到丈夫的离婚协议书。这些事令她更加意识到丈夫深沉和无私的爱。乳腺癌对女性来说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病,癌细胞三次转移却能死里逃生,这在医学上也算是一个奇迹。而阎维文作为著名的歌唱演员,身旁不乏崇拜者和追求者,他却一如既往地守在病重的妻子身边,这更是一个爱情的奇迹!更幸运的是,去年底,经过医生检查,刘卫星已经彻底摆脱了危险期了。

  接受记者采访时,刘卫星的声音一直非常低沉,很显然,回忆起十几年来的风风雨雨,她的心情如何能够平静下来?从她被查出癌症忍受着病痛把丈夫送进中央电视台的比赛现场到现在,16年已经过去了。在这16个春秋里,他们的爱情经历了生死的劫难,也显现出阎维文作为一名丈夫对于爱情的忠贞。“真的,有这样的丈夫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没有他的照顾、没有这么多年来他给我的信心,说实话,我也许早就不在人世了。他在我眼里,永远是最好的男人。”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