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尧

安徽省交通厅原厅长王兴尧
加入收藏已收藏

安徽省交通厅原厅长王兴尧
出生日期:
1950年10月8日
编撰用户:
思想者蹲着
最近更新:
2013-11-13
人物热度:
6161 次关注

人物介绍

王兴尧,男,1950年10月8日出生,汉族,安徽省和县人,大学文化,原系安徽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厅长。1992年任马鞍山市副长。先后任安徽省交通厅副厅长、党组成员,安徽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厅长。利用其职务便利,为有关个人和单位在高速公路工程建设项目、争取资金及其他建设项目等方面谋取利益,从而收受贿赂。

概要

从政经历

1992年后任安徽省交通厅副厅长、党组成员
2000年5月起任安徽省交通厅党组书记、
2003年12月29日,王兴尧因涉嫌严重经济违纪被安徽省纪委立案审查 。
2004年2月20日,安徽省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决定免去其交通厅厅长职务
2004年11月16日,安徽省纪委对此案调查终结后将其移送省检察院进一步查处。经安徽省检察院、安徽省高院指定,该案由蚌埠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由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受理。
2006年7月11日,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安徽省交通厅原厅长王兴尧非法收受他人贿赂折合人民币13.53万元,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王兴尧不服一审判决,提出诉。
2006年9月21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了王兴尧上诉案,法庭当庭没有做出宣判。

主要贡献

王兴尧从2003年底王兴尧出事到现在,虽然几年过去了,在整个安徽省交通系统,对王兴尧有好感的大有人在。在革命老区金寨县,“王厅长九进深山解路难”的故事被广为流传。2000年7月1日,王兴尧第一次来到金寨,以架“连心桥”这种独特的方式来纪念党的生日。槐树湾乡大桥村地处两河交汇处,历史上本无大桥,后来修过一条小堤坝,每年都有村民丧命于洪水之中。听了乡村干部的介绍,王兴尧的眼睛湿润了。他当即拍板:建桥!当年冬天,101米长的连心桥通车了,群众自发翻山越岭拥来,为王兴尧立了一块公德碑,“以铭公仆爱民之心”。

金寨地处大别山腹地,作为安徽面积最大的县,90%是山区,境内没有一条国道,交通瓶颈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该县经济的快速发展。王兴尧在3年间9进金寨解决行路难,到2003年,安徽省交通厅扶持资金1.15亿元,全县通车里程1730多公里,基本形成了快捷畅通的公路网。王兴尧被抓的消息传到金寨后,山民们难以相信,他们心目中的活菩萨会是个大贪官,有些人还哭着来到连心桥上为王兴尧祈福。

受贿问题

指控:受贿后确定中标

2001年广州海特天高信息系统工程有限公司(简称海特天高公司)副总经理严某通过他人与时任安徽省交通厅厅长的王兴尧结识。为使该公司能在安徽开拓市场,2002年5月的一天,严某来到王兴尧的办公室称公司想在安徽开拓市场,并表示想参与界阜蚌高速公路机电工程投标,王兴尧表示欢迎。严某离开王兴尧的办公室时送给王兴尧一部松下摄像机和编辑机(经鉴定价值4300元),后王兴尧将摄像机和编辑机带回家中。2002年9月,海特天高公司中标界阜蚌高速公路机电工程项目。为了对王兴尧表示感谢,并想继续承接安徽的其它工程项目,同年10月份的一天,严某来到王兴尧的办公室,离开时从自己包中拿出一个特快专递信封(内装10万元的现金),放在王兴尧的办公桌上。王兴尧收下此款后,于2003年2月1日将10万元分两笔存入银行。2003年6月王兴尧在芜宣高速公路机电工程定标会上同意海特天高公司中标。

指控:“关照”宣城市运管处

公诉机关指控,2000年5月的一天,为了筹建宣城市运输管理处综合办公楼,争取省交通厅的立项和资金支持,宣城市运输管理处邵某和唐某到省交通厅宿舍,由邵某一人到王兴尧家,邵某以赞助王兴尧新房装修的名义送给王兴尧20000元。

2002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为了让王兴尧对宣城市运输管理处工作给予关照和支持,邵某和唐某再次到合肥,由邵某一人到王兴尧家,送了一个装有5000元现金的信封。这5000元由王兴尧妻子收下后交给王兴尧。在王兴尧的关照和支持下,有关部门把宣城公路运输信息服务系统项目立为2002年、2003年安徽省交通建设计划,省交通厅并拨款100万元作为配套建设资金。

公诉机关指控,2002年,邵某之子在宣城市交通局车购办工作,根据有关文件规定,需要参加考试才能进入国税部门工作。邵某担心其子考试没把握,于2003年春节前的一天,到王兴尧的办公室,请王兴尧关照一下其子考试录用事情,王兴尧答应帮忙。随后邵某将一装有现金6000元的信封放到王兴尧的办公桌上,王兴尧将此款收下据为己有。

指控:80多万元财产来源不明

此外,省人民检察院在侦查王兴尧涉嫌职务犯罪过程中,扣押、冻结王兴尧银行存款、国库券、集资款、现金共计1375665.48元及港币12466.71元。同时查明,王兴尧及其家庭历年支出共计579285.5元,以上合计为1954950.9元、港币12466.71元,扣除王兴尧家庭合法收入988749.12元,以及非法受贿所得135300元,尚有830901.86元、港币12466.71元的财产,王兴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兴尧的行为已触犯刑法,应当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绯闻

王兴尧在进行自我辩护时,第一句话就是:“此时此刻,我的心在淌血。”他认为自己太冤枉了:“天地良心!我认为收钱是不对的,是错误的,但本意上我不想收,想收的话机会太多了!” 不能不提的是,王兴尧在私生活方面的糜烂,在交通厅机关是个公开的秘密。据办案人员透露,早在马鞍山当副市长时,王兴尧就和当地一护校女学生有染,到交通厅任职后,更是和多名女性传出绯闻。安徽省交通厅机关办公大楼在2000年投入使用时,每一层都装有摄像探头,但王兴尧为了不让别人窥视到自己的“隐私”,安排人把装在自己门前的探头给卸掉了。王兴尧家有个小保姆,王被“双规”后,王的妻子怕保姆出去乱讲,就给了她1万元的封口费。

安徽省检察官协会副秘书长郝龙贵认为:从王兴尧平日里“廉”不离口,到受审时的当庭喊冤,折射出当前一些腐败官员道德底线的不断跌落。

社会评价

由于受贪渎文化的影响,官员及民众在腐败现象的认定上越来越宽容。随着贪污受贿数额呈几何级数的增长,受贿金额记录不断被刷新,仿佛给大家造成这么一种错觉,几百几千万才够得上大贪。王兴尧一个堂堂正厅级干部,拿自己与别的大贪官比,当然自认为自己是清官一个。当一个社会以受贿多少而不是以有没有受贿作为划分贪污标准时,那情形是非常可怕的。

受贿罪与贪污罪不同,贪污罪当然是贪得越多,危害越大,但受贿罪无论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多少,体现的都是权钱交易。

编辑     删除

年表


关系人物



相关附件


相关评论